戰爭法對割讓(Cession)的研究



領土割讓Cession的種類

百多年來,全世界有許\多國家「領土割讓」實例,割讓在國際法上分成兩種:有因征服(Subjugation)而割讓,亦有因條約(Treaty)買賣而割讓,兩者都必須以條約為依據。

看一八九八年二月十五日,美國與西班牙發生衝突,美國國會於四月二十二日向西班牙正式宣戰,雙方戰爭慘烈,美國於同年八月十二日攻佔波多黎各,隨後在十二月十日簽署一八九九年四月十一日生效的巴黎和平條約,根據該和平條約第二條,將波多黎各割讓給美國;隨後美國國會於一九零零年五月一日通過Foraker Act法案,提供波多黎各平民政府法源,取代了「美國軍事政府」的管轄,變成美國海外未合併領土,有資格擁有自己的憲法和國會。

一九一七年三月美國國會通過Jones Act法案,把波多黎各島民集體規歸化為美國公民。從這個地方可以看出「割讓」(Cession)可分:「因征服而割讓」:即交戰國佔領的開始。及「因條約而割讓」:即和平條約生效。

先談依照「平時國際法」買賣條約而割讓實例,美國於一八零三年以美金一千五百萬元向法國購買路易斯安那領土(Louisiana Territory),一八六七年以美金七百二十萬元向蘇聯購買阿拉斯加(Alaska),一九一七年以美金二千五百萬元向丹麥購買維京群島(Virgin Island),這三個條約買賣割讓實例,都是因為「國與國」之間領土買賣,而變更主權擁有者,簡言之,因為國家財產(Property)買賣形成主權(Sovereignty)移轉。

再談因為戰爭而導致領土割讓實例,一八零二年英國與西班牙戰爭後,西班牙將翠尼塔島(Trinidad island)割讓給英國,一八九九年美國與西班牙戰爭後,西班牙將菲律賓(Philippines island)、關島(Guam)、波多黎哥(Puerto Rico)割讓給美國;第一次世界大戰以後,一九一九年奧地利將布寇維尼亞省(Bukovina Province)割讓給羅馬尼亞,德國將攸片城(Eupen city)割讓給比利時;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後,一九四七年義大利將多得卡尼斯群島(Dodecanese islands)割讓給希臘,將雅德里亞群島(Adriatic islands)割讓給南斯拉夫,這些領土主權的變更都是因為戰爭而發生割讓的實例。

最後談論「懸空割讓」(Limbo cession),懸空割讓是一種「暫時狀態」而非「最終結果」,因為沒有指定收受國,所以由戰勝國來佔領,由戰勝國的軍事政府「暫時握有」被佔領區的主權,最後由佔領國的軍事政府移交主權給當地合法的平民政府;國際上有三個實例:

(一)、發生在一八九九年四月十一日美西戰後巴黎合約,西班牙放棄古巴,但是沒有指定收受國,因為,美國是對西班牙的戰勝國,所以就由美國佔領古巴,派遣美國總督管轄古巴所有的行政、立法、司法體系,直到一九零二年五月二十日在美國協助下,平民政府成立,美國軍事政府正式將古巴「主權」移交古巴共和國而退出。

(二)、一九四七年二次大戰後,軸心國義大利被要求放棄北非的利比亞與索馬利亞,沒有收受國,直接交給美、英、法、蘇四國共管。

(三)、一九五二年四月二十八日,美日太平洋戰後「舊金山和平條約」,日本放棄台灣,沒有明白指定收受國,針對台灣,美國昰唯一武力攻擊日本而獲得勝利的國家,所以根據國際法,美國是為「主要佔領權」國(Principal occupying power),而被委託來台灣佔領的「蔣介石集團」為「次要佔領權」國(Subordinate occupying power),「次要佔領權」的權力不能超越「主要佔領權」,更不能違反國際法的規定。

台灣被懸空割讓(Limbo cession)的研究

「Mr Bush and Mr Hu agreed that Taiwan should remain in international limbo, but could not agree what would happen if the island tried to alter its status. It was one of a number of disputes where no progress appeared to have been made at yesterday\'s talks. 」

這是報載當中國領導人胡錦濤訪問美國布希總統時的一段談話,其中首次使用limbo的字眼,所謂limbo就是「困境」,或叫「懸空」,也就是「邊緣的一個地方」,意思是說台灣國際地位目前「懸空」,沒有確定,與筆者和何瑞元先生的研究完全吻合,這麼多年以來,美國官方對於台灣地位的形容,這一次算是比較貼切的用語,這個字眼,來自於一九五二年舊金山和平條約第二b條:日本放棄一切對台灣、澎湖之權利、所有權與請求權。可是沒有指定收受國,這就是一種limbo cession「懸空割讓」,有部分研究台灣地位的學者被這種情況給搞糊塗了,自認為沒有指定「收受國」,就是交回給台灣二千三百萬人民,事實上,錯了;舉例來說,如果在路上撿到皮包,你絕不會因為沒有所有人而把它據為己有,一定會送交警察局認領,而台灣正是美日太平洋戰後被丟棄的「皮包」,被日本「懸空割讓」,被流亡政府中華民國「強行撿到」妄想據為己有,意圖就地合法,這是「美國警察局」絕對不可能也不會發生同意的事,因為,美國身為「主要佔領權」國,可以根據舊金山和平條約干?台灣地位的一切,中國的打壓並不是主要
原因,千萬不要弄錯方向,誤導廣大的台灣人民。

歷史上,古巴與台灣之情形皆是戰後和平條約中被懸空割讓的地區,沒有收受國,美國也同時為古巴和台灣的「主要佔領權」國,古巴在一八九九年十二月十日的「巴黎和約」,台灣在一九五二年四月二十八日的「舊金山和平條約」雙雙被割讓沒有指定收受國,因此,根據美國憲法的領土條款,戰後古巴與台灣都屬於美國列島區未合併之領土。一九零一年美國最高法院在DeLima v. Bidwell案例中大法官指出:「古巴是在美國統治下之外國領土。」,古巴隨後在一九零二年在美國國會同意後,由平民政府接替美國軍事政府而獨立建國,台灣目前仍然處於和平條約生效後的「善意佔領時期friendly occupation」,或稱為「軍事政府的民政管轄體系civil affairs administration of a military government」,到底是由誰決定「當地合法政府」?依照國際法慣例,答案是:主要佔領權國的美國。但是,絕對不會是當初來台執行佔領任務的「管轄政府(指中華民國流亡政府)」,不論經過幾次的民主選舉或者管轄的政黨輪替(這只是管轄方式的選擇),所以,毫無疑問,台灣目前是在佔領法之下的一個「暫定狀態」,所以,流亡政府中華民國或台灣當局都沒有擁有台灣主權是正確的,是國際社會的共同主張。

美國不支持台灣獨立,也不支持台灣參與須具有「主權獨立國家身分」為會員資格之國際組織,可是,美國從來沒有反對將來台灣人走自己的路,包括安排「台灣建國」的時間表,目前正在領導台灣人邁向建立「台灣國」的領導人,應該正確認識台灣真正的國際地位,走對的路,依照國際法理,對抗中國企圖併吞台灣的野心,全台灣的人民才會團結一致,眾志成城,千萬不可短視,只求暫時的感情台獨,害台灣人永遠走不出被奴役的惡夢。


在一次聚會中,有機會與台灣資深國際法學者,談到「美墨戰後」美國最高法院一八五三年有名的Cross v. Harrison判例內容,讓我震驚的是雙方居然有南轅北轍的解讀結果,在拙作「台美關係關鍵報告」中有詳盡說明,該判例最終指出:「在加利福尼亞之軍事政府是因為管理上的需要及目的所建立的,故不因為和平條約生效而消失,而是持續存在,直到國會擬定相關法案,為了這個領土提供一般平民政府。」該判決在一九零一年DeLima v. Bidwell案例中也被提及引用。為了說明「軍事佔領」在「沒有」領土割讓與「有」割讓,兩種不同情況之不同結果,特地為文說明:

美國對割讓區領土的觀念

美國第一個因為買賣條約而割讓,在一八零三年所獲得的領土Louisiana Purchase,是從法國手上得到的,代價是美金一千五百萬,從一八零三年至一八九七年間,美國陸陸續續獲得許\多割讓區,經過重新分割後成為美國的新州,這些領土都經美國國會同意,成為美國聯邦政府下的「政治地位確定」之「合併領土」。

一八九八年美國與西班牙戰後,根據巴黎和約,西班牙割讓波多黎各、菲律賓、古巴及關島交給美國軍事政府先接收與管理,這些地區都是島嶼或群島,島民的語言、文化、歷史及風俗習慣與美國人截然不同,因此美國最高法院依據美國憲法第四條第三項,將被美國征服的地區定義而創設「未合併領土」(Unincorporated Territory),同時將其置放於美國憲法中之「列島區第一類的海外領土」,因為有的「列島」沒有美國國會授權制定基本法(憲法),所以被稱為「未組織」。

從戰爭法之佔領法可以得到下列結論,特別對美日太平洋戰爭後的台灣問題,美國所故意造成的「模糊性策略」有撥雲見日之效:

一、佔領不移轉主權。
二、佔領軍不得向當地居民實施徵兵制度。
三、被佔領區的行政、立法、司法體系繼續運作。
四、被佔領區居民有暫時效忠原則(temporary allegiance)。
五、被佔領區的領土主權被「主要佔領權」國所握有,還沒有移交給當地平民政府,因此屬「暫定狀態」(interim status),故被佔領區的「政治狀態」未達最後狀態。
六、被佔領區的管轄軍事政府體制要有正式宣告才結束。
七、被佔領區是屬於獨立關稅區。
八、「主要佔領權」國可以委託他國執行代理佔領任務。

佔領與割讓

交戰國雙方開始作戰以後,如果有領土被對方佔領情況時,停火後,直到簽訂和平條約時,必然有主要佔領權國產生,因此可以分成四個「狀態點」來說明。

A點:交戰國對敵方佔領開始。主要佔領權國的軍事政府開始。
B點:雙方簽署和平條約後,和平條約生效。
C點:主要佔領權國軍事政府結束。
D點:佔領法下割讓區的最終狀態,如果沒有割讓問題時,C點就完成「主權歸還」手續,但如果有「牽涉割讓」時,A點到C點是佔領法下的「暫時狀態」。

交戰國佔領處理實例

一、 美國與墨西哥戰爭

戰爭爆發:一八四六年四月二十五日雙方軍隊發生衝突,五月十三日美國會正式宣戰。

割讓區:加利福尼亞

A點:一八四七年八月一日
B點:一八四八年二月二日簽署和平條約,七月四日和平條約生效。和平條約第
五條規定加利福尼亞割讓給美國
C點:一八四九年十二月二十日美國的佔領軍事政府結束,加利福尼亞平民政府
成立civil government成立。
D點:美國已合併領土,一八五零年九月九日變成美國第三十一州。

二、美國與西班牙戰爭

戰爭爆發:一八九八年二月雙方軍隊起衝突,四月二十二日美國國會宣戰。

割讓區:波多黎各
A點:一八九八年八月十二日
B點:一八九八年十二月十日簽署和平條約,一八九九年四月十一日生效。和平條約第二條規定波多黎各割讓給美國。
C點:一九零零年五月一日美國軍事政府結束,波多黎各平民政府civil government成立。
D點:成為美國未合併領土,美國憲法上之列島區第一類(海外自治區)。

割讓區:關島

A點:一八九八年六月二十一日
B點:一八九八年十二月十日簽署和平條約,一八九九年四月十一日生效。和平條約第二條規定關島割讓給美國。
C點:一九五零年七月一日美國軍事政府結束,關島平民政府civil government成立。
D點:成為美國未合併領土,美國憲法上之列島區第一類(海外自治區)。

割讓區:菲律賓

A點:一八九八年八月十四日
B點:一八九八年十二月十日簽署和平條約,一八九九年四月十一日生效,和平條約第三條規定菲律賓割讓給美國。
C點:一九零一年七月四日美國軍事政府結束,美總統任命首任菲律賓民政總督。
D點:成為美國未合併領土,一九一六年八月二十九日美國會通過Jones Act瓊斯法案:「美國無意擁有菲律賓,只待建立菲國政府後退出」。一九三四年美國會通過Tydings McDuffie Act法案,明定菲律賓獨立建國步驟。一九四二年一月三日日本佔領菲律賓,美國麥克阿瑟與菲國總統撤退,日本按照戰爭法實施軍事政府管理,美日太平洋戰後,美國協助菲律賓一九四六年七月四日獨立。

割讓區:古巴

A點:一八九八年七月十七日
B點:一八九八年十二月十日簽署和平條約,一八九九年四月十一日生效,和平條約第一條規定古巴「懸空割讓」,沒有指定收受國。
C點:一九零二年五月二十日成立古巴平民政府civil government。
D點:古巴共和國。

三、美國與日本太平洋戰爭

戰爭爆發:一九四一年十二月七日日本攻擊珍珠港,十二月八日美國國會對日本正式宣戰。

割讓區:台灣

A點:一九四五年十月二十五日
B點:一九五一年九月八日簽署舊金山和平條約,一九五二年四月二十八日生效和平條約第二b條。
C點:目前尚未成立。
D點:最終狀態還未達成。

自一九四五年起台灣從A點至B點,也就是「日本原來領土台灣地區上的美國軍事政府管轄下的獨立關稅區」(independent customs territory under USMG on Japanese soil),台灣目前依照舊金山和平條約是從B點至C點正是「美國軍事政府管轄下之未合併領土」(unincorporated territory under USMG),也是為台灣的地位是美國轄下的列島區第一類之位置,台灣人應該可以享受與該列島
區完全相同的美國憲法之基本人權保障,包括美國憲法第五條修正案所提到生命、自由以及正當法律程序之保障,另外,還有憲法第一條第八項之「共同國防」,台灣安全美國負有百分百的責任。

台灣與古巴戰後處置之比較

美日太平洋戰後,「舊金山和平條約」對台灣、澎湖的處置與美西戰後「巴黎和約」對古巴之處置有事實的雷同,我們可以作比較:美國是兩者的「主要佔領權」國,古巴於「巴黎和約」第一條被確認,台灣於「舊金山和約」第二十三條被確認。兩者領土被懸空割讓(limbo cession),也就是原來領土的「所有權國」確實被規定割讓出去,古巴在巴黎和約第一條,台灣在舊金山和約第二b條。「美國軍事政府」有處分及支配權,古巴於巴黎和約第一條台灣於舊金山和約第四b條被述明。「美國軍事政府」有對該區「佔領事實」存在,古巴於巴黎和約第一條,台灣於舊金山和約第四b條與一九零七年之海牙公約被規定。

台灣領土割讓之重要觀點研究

美日太平洋戰後,台灣領土有無「割讓」,涉及台灣是否為主權獨立國家,認為台灣是主權獨立國家的學者,大都是先射箭再劃紅心的一派,主張戰前,中華民國已經宣佈兼併台灣的意向,日軍投降後,中華民國成為「征服國」,當然取得台澎領土主權,所以「中華民國在台灣」,是主權獨立國家,而許\多特定意識型態的媒體也大力支持這種「既定結論」。另外一派則費盡心搜尋或制造,支持說明台灣自古以來是中國的一部份的論述,台灣人已經將此論述掃進歷史的垃圾桶內,台灣自中日馬關條約以後已經沒有隸屬關聯了。

台灣主權問題一定要以世界觀、國際法為依據來說明才會有正確答案,太平洋戰後,台灣領土再度被割讓,只是這次沒有指定收受國,這是「舊金山和平條約」弔詭的地方,也是台灣地位令人模糊的法律背景。但是何謂「割讓」?特別是沒有指定「收受國」,是何種形式的「割讓」?有無法理分析的基礎、準則、論述等是為本文探討的要點,沒有「收受國」的「割讓」稱為「懸空割讓limbo cession」,歷史上有一八九八年的美西戰爭,西班牙割讓古巴,沒有指定收受國,就是「懸空割讓」的例子,與美日太平洋戰爭,日本「懸空割讓」台灣,這是同樣的情形。

因為許\多國際法學者不知道「戰爭法」的奧妙,常常以平時國際法去解釋未曾發生的「懸空割讓」,所以有很多奇怪的論述去解釋,造成很多困擾,今就這些「困擾」分析其錯誤如下:

『錯誤謬論一』以為領土割讓可以是「政府對個別人民」的行為。
【正確分析】「領土割讓」一定是政府對政府間的行為。歷史上的領土割讓實例告訴我們,這是一種制度或慣例,當官員代表政府處理國家事務,官員不是平民或人民,政治學上,有「人民」,有「政府」,兩者不容混淆。

『錯誤謬論二』以為日本戰敗割讓台灣,未指定台灣主權的收受國,自然歸「台灣人民」所有,是根據「主權在民」原則。
【正確分析】所謂「主權在民」在歷史上或政治學上都是表示「人民制定憲法的權利」,完全不適用於「領土割讓」事宜。台灣當局常自誇是「主權在民國家」,但國際間和聯合國並不承認,領土主權確實是由「主權政府」所持有,而非「人民」個別所有。

『錯誤謬論三』以為舊金山和平條約中有「割讓台灣」事實,卻無「收受國」,中華民國在台灣已經管轄、執政數十年,「台灣主權」自然由中華民國慢慢演變收受之。

【正確分析】戰後對佔領區應該有兩個步驟替佔領區「恢復」,其一是「交戰國佔領」,下一步是「主權移轉」。「佔領不移轉主權」是國際法鐵則,台灣目前只是完成第一個步驟,第二個步驟仍然「懸空」。凡有關領土割讓事件,歷史上皆有「明確割讓」與收受國的日期和「條約」依據,來完成過戶或信託手續;重要的事在於領土割讓後不能主張「時效原則」或「單方廢棄條約」。台灣自一八九五年「馬關條約(日稱下關條約)」主權由大清帝國轉移日本帝國,而且日本依國際法給台灣居民兩年思考期。日本在一九四五年十月二十五日舉行「投降典禮」,接者進入「交戰國佔領期」,符合「佔領」的定義,但是卻缺乏臺灣主權移轉的確實條約或過戶手續,這不是學者隨便兩語就能掩蓋\過去。

『錯誤謬論四』以為舊金山和約既然將台灣割讓出來,依據「先佔原則」,中華民國自然握有「台灣主權」。

【正確分析】首先,國際法解釋「先佔」的概念,是指無人島或荒島而言,而且所謂「無主土地」是指沒有人所擁有的土地。台灣一九四五年十月已經擁有六百四十萬人口,不能主張台灣是無主土地,也不適用「先佔原則」。從國際割讓歷史來看,真正的無人島若有渋及領土割讓情事,都是與其它有人口的島嶼視同群島一併割讓出去。

『錯誤謬論五』以為「台灣土地屬於全體台灣人民」原則,所以台灣主權可以由台灣人民決定。

【正確分析】這種論述事實上只對一半,如果台灣沒有發生「戰爭」「征服」情事,台灣人民當然可以決定台灣的方向,美國在日本的兩顆原子彈,讓台灣原屬日本的領土割讓出來,台灣對「戰爭責任」的政治責任還未了,戰後,還有台灣人被以乙、丙級戰犯判刑,其中有一百七十三人戰犯,二十六人被處以死刑。台灣人民的命運固然操控在自己手上,但是居住在「被佔領區」的人民,當然會受到佔領國與收受國的控制和左右,固然結果不會令人滿意,但的確是國際慣例。如果台灣人民若要走台灣建國的路,應該向戰爭的「征服者」美國國會提出解決辦法與協商,台灣的國際地位是「美國管轄下的外國領土」,台灣人民應受美國憲法基本人權之保障。



作者:林 志 昇、何 瑞 元

「台灣平民民主黨」,「台灣平民共和黨」政治組

2007/1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