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人國籍的演化




一八九五年四月十七日根據(甲午戰爭的結果),大清王朝政府和日本帝國政府於(光緒二十一年三月二十三日˙明治二十八年四月十七日)在日本馬關(今下關市)簽署的條約,原名《馬關新約》,日本稱為《下關條約》或《日清講和條約》。《馬關條約》的簽署標誌著甲午戰爭結束。清朝代表為李鴻章和李經芳,日方代表為伊藤博文和陸奧宗光,根據「馬關條約(日稱下關條約)」,大清帝國割讓台灣澎湖領土予日本帝國。五月八日在中國山東煙台,兩國交換了批准書。這是日本有史以來,因為戰爭而取的新領土。其中馬關條約第五條規定:

本約批准互換之後,限二年之內,日本准許中國,讓該地方人民自願遷居,讓該地方以外人民,隨意變賣所有產業,離開國界。但限滿之後尚未遷徙者,酌宜視為日本臣民。又,臺灣一省應於本約批准互換後,兩國立即各派大員至臺灣,限於本約批准後兩個月內交接清楚。
英文條約書寫比較清楚:
˙˙˙Shall, at the option of Japan, be deemed to be Japanese subjects.
馬關條約簽約以後,日本依法擁有台灣澎湖領土主權,對居住於台灣的人,該第五條規定,兩年內未移出之台灣人,由「日本決定」是否視為日本國民。

一八九五年六月二日,大清李鴻章次子李經方與首任日本台灣總督樺山資紀,在台灣基隆外海,就台灣澎湖領土辦理「交割手續」,自此,台灣澎湖領土歸屬日本帝國。六月十七日台灣總督舉行始政大典儀式,宣佈台灣澎湖居民有「二年思考期」,決定是否願意成為日本領土居民。

二年思考期後,留在台灣澎湖的人民法理身分已經非「大清子民」,但也非「日本國民」,應該稱為居住在日本領土內之住民(inhabitants),是日本居民(Japanese residents),但並非日本國民(nationals)。所以,日本政府當時對台灣人一些不公平措施,應該可以理解。

一九三七年四月一日日本開始「皇民化」運動,限制台灣人使用母語、報紙禁刊漢文欄。

直到一九三九年五月十九日,第十九任總督小林躋造在東京宣布對台實施「皇民化」政策,一九四零年二月十一日公佈「台灣戶口規則修改辦法」及「民改日姓名辦法」,官方說法是:「化育台灣人為日本人」。這個時候,在日本台灣領土上的台灣人,才有機會have been deemed to be Japanese subjects at the option of Japan,就日本政府提供方法,讓台灣人在法理身分由日本居民(Japanese residents)藉改換日本姓名方式「宣誓效忠」,成為日本國民(Japanese nationals)。美國與伊拉克戰爭期間,擁有美國居留權之美國居民(U.S. residents)如果「志願」參軍,其身分立即轉換成美國公民(U.S. citizen),日本當初採取「志願」或「徵召」臺灣人加入日本軍隊,其實是藉從軍方式「宣誓效忠」,完成「皇民化」,將台灣人變成日本人(becoming Japanese)。這就是台灣人在日本領土台灣內經由同化(assimilation)、效忠(allegiances)而變成日本人的過程。

從一八九七年至一九三零年,臺灣人不斷在日本國土台灣與日本政府對抗,一方面反抗日本初期對台灣人的不平等待遇,另方面因台灣已經脫離中國,台灣人「當家做主」意願強烈,開始有「台灣獨立」思想萌芽。日本政府於一九三四年在台北植物園內設建功神社,悼念日人在台灣陣亡、殉難、犧牲的人達一萬三千一百八十二人。

日本政府統治台灣期間,推動台灣「日本化」及台灣人「皇民化」不遺餘力、費盡苦心,歷史文件有詳實記載,臺灣人反抗時期過後,從一九三七年開始有計畫、有步驟的依照國際法理執行。

歷史紀載,自一九三七年四月一日「皇民化運動開始」,智一九四五年四月一日「平等法」實施,八年期間,台灣領土地位已經從「殖民地」性質轉變成「日本國土」性質。台灣領土成為日本國土延伸而成日本本土(Japan proper)一部份;即使戰後,台灣領土由中國流亡政權佔領,日本投降後至一九五二年四月二十八日舊金山和約生效,台灣仍然是日本法理國土之ㄧ部份,雖然依照波次坦投降書,日本已經失去台灣領土權(territorial right或稱right to territory),但是。日本依然保有領土主權(right of sovereignty)。

舊金山和約生效只讓日本放棄對「台灣領土權」,一九五零年麥克阿瑟在美國國會作證說:「法理上,台灣當時仍是日本帝國領土」,一九六三年日本前首相吉田茂著書:「世界與日本」,強調:「日本只是放棄台灣『領土權』,至於歸屬,尚未決定。」吉田茂所稱「歸屬」,應該指「台灣領土主權」,針對「台灣主權」請參考筆者「台灣主權論述」。

一九四五年八月十五日日本投降,十月二十五日舉行投降典禮,中國武力進駐台灣,開始軍事政府的組織,中國軍事行政長官公署代理美國軍事政府在台灣領土開始運作,針對台灣人國籍,中國武力處理步驟:

一、 一九四五年十一月十二日公佈:「台灣省人民回復原有姓名辦法」。凡台灣人民使用之姓名為日本姓名者,統准在三個月內改回原有姓名,原住民無原有姓名者,准參照中國姓名自定。

二、 中國政府正式確定大多數台灣人並無日本國籍。

三、 一九四六年一月十二日中華民國行政院以節參字第零一二九七號訓令:「查臺灣人民原係我國國民,以受敵人侵略,致喪失國籍。茲國土重光,其原有我國國籍之人民,自民國三十四年(一九四五年)十月二十五日起,應即恢復為我國籍。」

四、 一九四六年二月九日,中國政府通令內政部函告全國上項之認定。

五、 一九四六年十月十九日,中國政府禁止台灣人使用日本姓名。

六、 一九四九年十月一日,中國共產黨武裝政變成功,中華民國被消滅,成為流亡台灣的武裝難民。

七、 一九五二年四月二十八日,戰後舊金山合約生效,日本與流亡在台灣的中國政府簽署「日華台北和約Treaty of Taipei」。

Article 4

It is recognized that all treaties, conventions, and agreements concluded before 9 December 1941 between Japan and China have become null and void as a consequence of the war.
【日本與中國在一九四一年十二月九日以前所締結之一切條約、合約及協定,均因戰爭結果而變成無效。】
本條款重點在於Become:to pass from one state to another一九四五年八月十五日日本因戰敗而投降之時間點就是”one state” to “another state”,也就是說日本與中國在一九四一年十二月九日以前(中國對日宣戰),所簽訂的條約(包括日清馬關條約)在一九四五年八月十五日(日本投降)以後都變成無效;但是,國際法有規定,馬關條約已經被執行完成的事實(例如:賠款、割讓),是國際公認的事實,已經無法改變,除非戰後條約明示台灣被處分的事項,否則台灣已然是日本領土之ㄧ部份,誰也不可能改變台灣「法理地位」已定之現實與事實。

Article 10

For the purposes of the present Treaty, nationals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 shall be deemed to include all the inhabitants and former inhabitants of Taiwan (Formosa) and Penghu (the Pescadores) and their descendents who are of the Chinese nationality in accordance with the laws and regulations which have been or may hereafter be enforced by the Republic of China in Taiwan (Formosa) and Penghu (the Pescadores); and juridical persons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 shall be deemed to include all those registered under the laws and regulations which have been or may hereafter be enforced by the Republic of China in Taiwan (Formosa) and Penghu (the Pescadores).
【就本約之目的而言,中華民國國民應被認為,包括依照中華民國在臺灣及澎湖所已經施行,或將來可能施行之法律規章,而具有中國國籍之一切臺灣及澎湖居民,及前屬臺灣及澎湖之居民及其後裔;中華民國法人應被認為,包括依照中華民國在臺灣及澎湖,所已經施行或將來可能施行之法律規章,所登記之一切法人。】

條約所稱「以施行之法律規章」,應指的是一九四六年一月十二日所頒布「恢復國籍」訓令,依該訓令的內容,台灣人可恢復國籍者之資格為:

一、 「原有我國國籍者(原來大清帝國國籍之臣民)」
原來大清臣民在台灣割讓後,日本依照國際法,給予當時居住在台灣的人民兩年「思考期」,自己選擇要不要留在台灣成為日本人,兩年後,大清臣民已經失去「中國」身分,成為日本國民,這些人民應該不受「台北和約第十條」約束範圍。換句話說,依照中華民國之法律規章,原來已經不具有中國國籍者之台灣居民inhabitants of Formosa,並非(無法變成)中華民國國民。然而,日本已經在一九七九年廢除abrogate台北和約,表示日本已經不再承認台灣人是中華民國國籍。

一九四五年八月十五日以前,台灣人已經是日本國民(Japanese nationals),其後代在法理上仍為日本籍,只是目前屬於「沒有日本國籍的日本人」,與中華民國或中華人民共和國毫不相關,在一九四五年八月十五日前,沒有成為日本國民的台灣人及其後代,法理上仍處於「無國籍狀態」。

美日太平洋戰後,日本「放棄」台灣,美國是唯一「征服者」,舊金山和平條約第二十三條規定,美國是台灣的「主要佔領權國」,美國在台灣的「美國軍事政府」還未撤銷,美國依照憲法規定,應要發放台灣人的「美國國民非公民護照」,這一點,二零零八年三月十八日,美國華盛頓特區地方法院在「林志昇v.美國政府案」已經宣佈很清楚:「臺灣人無國籍」。

太平洋戰後台灣人的國籍演變

前言

˙以現代的語言敘述,本文件將是最高法律文書說明,是針對台灣與澎湖(本文通稱:台灣)人民的國籍問題,根據一九五二年四月二十八日舊金山和平條約,參考美國憲法在美國法律體系,美國憲法第六條明文規定,參議院通過之文件視同美國憲法,舊金山和平條約是經美國參議院審議通過,與美國憲法有相同法律位階,是美國最高法律,所以舊金山和平條約條文約束美國所有政府機關,包括行政、立法、司法和其他附屬機構。

˙一九七零年美國國務院表明:「台灣與澎湖還沒有經過國際處置安排,有關當地主權是尚未確定的問題,必須等待將來有所解決與安排。」這種說法,在一九七一年七月十三日國務院法務室也提出「台灣的法律地位備忘錄」,總之,如此的提法至今仍然常常被提起,當然,這種說法並不是完全正確。

˙非常詳盡的分析舊金山和平條約的內容,和其附屬的中華民國與日本的條約,以及中美的三個公報,還有台灣關係法,加上美國最高法法院相關戰後的案例,在美國領土條款規定下,如何「獲得」領土,參考這些文件以後,可以得到很完整的台灣法律地位結論,和台灣人民的國籍以及相關事務。

˙這些結論,將在下列分析給予更清晰的說明給予證明:

˙很重要的,這些結論是完全符合一九五零年六月二十七日,美國總統杜魯門所發表的「台灣國際地位未定論」,以及二零零四年十月二十五日,美國前國務卿包爾所發表「台灣不是享有主權獨立的國家」,一九八二年七月十四日美國雷根總統「六項保證」,一九九八年六月三十日美國總統柯林頓的「三不政策」,以及「一個中國政策」,這些結論也完全符合拿破崙時代過後的戰爭慣例法,包含一九零七年的海牙第四公約,一九四九年的日內瓦公約和相關司法判決還有美國陸軍總署野戰手冊FM27—10 和其他資料。

台灣法律地位和台灣人民國籍的論述

一、 台灣的國際合法地位:

美軍事政府管轄下之未合併與未組織領土,目前處於戰爭法中之「佔領法」下的暫定狀態中。
˙雖然美國國會沒有任何動作,但是台灣完全符合美國列島區第一類的要件,是因為美國征服而獲得。
˙目前台灣尚未達到政治地位「最終狀態」,台灣目前是在舊金山和平條約中「主要佔領權」國美國的管轄下。

二、 台灣人民在美國憲法中的適法範圍:

縱然美國國會沒有相關法案,在美國憲法中,所有列島區人民都適用基本人權,所以台灣人民可以享受基本人權保障,第五修正案的「自由」,包括旅行權與申請護照權。

三、 土生土長的台灣人民目前效忠對象:

美利堅合眾國

四、 土生土長的台灣人民國籍:

美國國民非公民

五、中華民國在台灣的地位:

從一九四五年十月二十五日起為台灣的「次要佔領權」國,和自一九四九年十二月起變成「流亡政府」。

背景資料

第一部:太平洋的第二次世界大戰

一、一八九五年中國根據馬關條約割讓台灣給日本,因此,從一八九五年開始,在國際法下,毫無疑問台灣是屬於日本帝國的合法領土。

二、日本在攻擊美國夏威夷之珍珠港後,一九四一年十二月八日美國國會正式對日本宣戰,隔天,十二月九日中華民國蔣介石也對日本宣戰。

三、自從一九四一年十二月八日至一九四五年八月十五日,所有對日本台灣的軍事攻擊都是美軍所為,中華民國並沒有參與任何軍事行動,因此,美國是日本台灣這塊領土的「惟一征服者」。

四、詳細閱讀在一九四五年九月二日,美國麥克阿瑟將軍發布一般命令第一號以後,一定會有疑問提出:「根據戰爭慣例法規定,太平洋地區是由誰來擔任主要佔領權國?」在一九四五年四月十二日至一九五三年一月二十日期間擔任美國總統的亨利杜魯門,在麥克阿瑟將軍發布一般命令第一號之前,已經批准麥克阿瑟擔任美軍統領,所以美國是扮演主要佔領權國的角色,戰後舊金山和平條約第二十三條也給予證實美國是主要佔領權國,美國國會同時也批准舊金山和平條約。

五、根據歷史事實和法律因素,很明顯一九四五年十月二十五日,日本軍隊在台灣投降的時候,美國基於「征服原則」,已經「獲得」台灣,美國是「征服者」,在拿破崙時代過後美國稱為「主要佔領權」國,在一九四五年暑假開始,有關台灣的法律地位,有關台灣人效忠對象與台灣人民國籍問題,即必須依照這些歷史事實和法律依據去考量和定位。

六、一九四五年十月二十五日開始,台灣國際地位是,在日本領土上的美國軍事政府管轄下的獨立關稅區,其佔領管轄權是已經委託中華民國,在國際法中這稱為「Grotian agaency閣樓秀代理」,也是一種國與國之間的代理關係。

【註明】一六二五年Mr. Hugo Grotius 在他所出版的「戰爭與和平」書中討論代理法觀念。所謂代理關係的法源來自拉丁文【Qui facit per alium, facit per se】,其意思是說:「一個人委託另一個人去做的事情,在法律上,被認為等同自己去做一樣。」。
第二部分:在美國法律下確定台灣屬於列島區的地位

一、 美國國務院外交手冊提出以下的資料:

【附註】:7 FAM 1121.1 領土與屬地如何獲得
˙在二十世紀初期與十九世紀末期,美國的主權是延伸到海外領土,這些海外領土跟美國西部、阿拉斯、加夏威夷都沒有被認為是美國領土,所以,美國憲法也不是全盤適用於這些地區。
˙數種方法使得海外領土變成美國的管轄:
這些領土有波多黎各,關島和菲律賓。在美國與西班牙戰後,根據一八九九年的巴黎和約,西班牙割讓波多黎各、關島和菲律賓給美國,和約生效於一八九九年四月十一日,後來菲律賓在一九四六年七月四日獨立建國,不再是美國海外領土。

二、 美西戰後,美國所獲得的領土在7 FAM 1121.1b.(1)中只有很簡單的解釋與說明,但是,完全忽略軍事管轄權的描述,事實上,波多黎各、關島和菲律賓都是因為征服而獲得的領土,都是在美國軍事政府管轄下經過一段漫長時間,在一八九九年四月十一日的和平條約裡,西班牙放棄波多黎各、關島、菲律賓,並且指定美國為上述領土的收受國,同時,西班牙放棄古巴領土,但是沒有指定收受國,總之,上述這四塊領土都是在和平條約生效前後,都在美國軍事政府管轄下,很長一段時間。

三、 有關美國列島區分類

在美國管轄下的主要而且比較大面積的列島區如何分類,以下就是列島區的分類,同時被稱為美國「未合併領土」。

第一類:因征服而獲得的列島區。一八九八年美國與西班牙戰後,簽訂巴黎和平條約,西班牙割讓波多黎各、關島和菲律賓給美國,在同一合約中,西班牙放棄古巴主權,但是沒有收受國。

第二類:因購買而獲得的列島區。在一九一七年美國向丹麥購買維京群島而獲得。

第三類:因協議而獲得的列島區。一九零零年二月大英帝國和德國放棄薩摩爾領土,薩摩爾群島的酋長割讓給美國,美國國會在一九二九年批准。

第四類:經聯合國託管後成為美國邦聯的列島區。北馬里亞那群島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經聯合國委託美國給予託管,然後,於一九七六年美國國會與其完成協商,北馬里亞那群島跟美國有政治上的連結,成為美國邦聯,一九七七年北馬里亞那完成自己的憲法,一九七八年開始運作新的憲政體系,一九八六年完整實施自己的憲法,選舉自己的總統。

第五類:這類型的列島區由已經獨立的國家組成,但是跟美國有自由聯結的關聯,這類型的列島區並不屬於「未合併領土」,因此不在本文討論範圍。

第三部分:美國列島區第一類的詳細剖析

˙正如以上所述,美國最早的列島區第一類未合併領土,是美西戰後最高法
院所認定的,美國是「征服者」在現代稱為「主要佔領權」國(在拿破崙
時代過後),顯然,「軍事佔領」不等於「併吞」。

˙很詳細去研究分析相關法理,在美西戰後,波多黎各、關島、菲律賓和古巴,這四個地區與美國的關係從一八九九年四月十一日到一九零零年四月十一日,都是在美國軍事政府管轄下,依照和平條約波多黎各,關島和菲律賓是割讓給美國,但是古巴並沒有一個「收受國」,因此,在和平條約中是不是美國當作「收受國」,並不是美國列島區的認定標準。

˙總之,自一八九八年開始,要認定成為美國列島區必須有三個重要因素:由美國軍隊征服、美國是主要佔領權國和在和平條約中原來的所有權國將其割讓出去,符合這種條件的區域,就會有「自動狀況」產生,也就是不需要經美國國會同意或認定,自動變成美國列島區第一類領土,顯然台灣完全符合這三項條件。

˙現代人或許對阿富汗和伊拉克的軍事佔領情況比較熟悉,以及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德國的軍事佔領,特是柏林,但是美國列島法系列並不適用這些地方,因為這些地方沒有割讓問題。
第四部份:根據美國外交手冊(FAM),在美國法律下,台灣出生的人是美國國民,非公民。

˙在台灣出生的台灣人是美國國民,非公民。

參考:7 FAM 1111.3 國務院外交手冊國籍

a. 美國國籍的條件,按照美國移民歸化法的定義,是包含美國的公民,還有包含其他應該效忠美國但是還未獲得公民身分的人。

b. 美國國民非公民身分的人,同樣可以享受美國海外地區的大使館或領事館的保護,還可以有美國證明文件,例如:護照,非國民的人在國會不能有代表,在大部分州的法律體系裡面,也不具有投票權,除非是在當地出生。

c. 在歷史上,美國國會是給因為條約而獲得的領土居民國民身分,而非公民身分,過去,曾經有波多黎各、維京群島、菲律賓、關島和巴拿馬運河附近地區,都獲得美國國民非公民身分。

參考:8 USC 1408 美國法律彙編:國民非公民的規定

除非在該彙編1401篇另有規定,以下是在美國出生,屬於美國國民非公民身分:

a. 凡是出生在美國所獲得的外屬地之人民。

b. 或是出生在外屬地以外地區,但是因為父母都是美國國民非公民,而且父母在孩子出生以前,曾經實際上居住在美國領土或美國的外屬地,出生的孩子皆屬於美國國民非公民。
˙在美國與西班牙戰爭以後,美國新獲得一些領土,產生許多讓人對新獲得地區人民國籍混淆或認定。

參考:7 FAM 1121.1國務院外交手冊

c. 條約、公約或各種宣言、項目有一些處理相關當地人民的國籍相關法律,對當地人而言,是有處理,但是不是很明確,但陸陸續續越來越多人提出當地人民的地位或權利義務問題,還有新獲的領土跟美國本土之間的關聯。

參考:7 FAM 1121.2-2 國務院外交手冊:有關司法的判決

a. 在美國的二十世紀初期「列島系列」案例,美國最高法院有二十餘例判決,因此,發展出一套法理,除非美國國會有特別法案通過,或和平條約有規定或相關法律有明確項目。

一、美國憲法對於美國海外領土不是全盤適用。
二、美國因征服所獲得的海外領土,是可以得到美國國民身分,但是非公民身分。

˙美國最高法院隊列島系列案例的判決,對當地的基本人權是很重要的參考依據,特別是一九零四年五月三十 一日的Dorr v. United States, 195 U.S. 138, 147案例中,提到美國憲法中有關基本人權保障,這是基本人權的理念,是美國自由、民主體系的基礎。

a. 按照在一九九七年美國審計署替國會資源委員會作的權威性報告,所編輯而出的論點,這是根據大法官Justice White 於一九零一年Downes v. Bidwell, 182 U.S. 244 提到基本人權是一種自然法的權利,他認為自然人權包括宗教上的自由選擇,可以擁有私產,可以有言論自由、出版自由、訴訟權,也可以有正當法律程序(被聆聽權),法律之下人人平等,也不可以以暴虐手段去對付處罰他人。

b. 第五修正案的自由、生命和財產不得剝奪,除非有正當法律程序。這是基本人權,這是一九零一年美國最高法院Downes v. Bidwell,182 U.S. 244 案例提到:就算美國憲法沒有明確列出,有些規定是最基本的,在美國所管轄之地區不能被侵犯。

c. 綜合上述列島系列,主要是提及兩個法理上的結論。

˙如果是美國已經併入的領土,包括已經成為州的部分,毫無疑問,全盤適用美國憲法。
˙至於未合併領土,只有基本人權是適用的,可參考美國華盛頓地區巡迴法院一九七五年King v. Morton,的判決。
˙從美國最高法院對列島系列案例的判決,這裡可以確認美國因為征服所獲得的領土,對當地居民的國籍有自動形成的狀況,不需要美國國會同意,雖然在美國移民歸化法沒有相關條文,但是可以參考:

參考:7 FAM 1121.4-3 有關美國移民與歸化法以及海外領土居民的國籍

˙美國主權延伸至除了本手冊所述以外其他可適用的領土,在國際法與最高法院的判例,這些領土的居民屬於美國國民非公民,但是,美國的移民歸化法目前對於美國外屬地的定義則只包含薩摩亞與附近的島嶼,所以確實目前美國國會沒有通過明確的相關法律,或是美國獲得的領土當地居民相關國籍,但是這些居民依法是美國國民非公民。

˙雖然美國目前法律沒有明文規定,有關台灣人民是美國國民非公民身分,但是在美國外交手冊7 FAM 1121.4-3 美國確實承認美國主權(管轄權),延伸至本身領土以外的(一)、美國移民歸化法所定義的美國外屬地,(二)、甚至美國的移民歸化法都隻字不提。而且外交手冊7 FAM 1121.2-2 指出這些領土的居民都是美國國民非公民。

˙再參考一九五八年最高法院Kent V. Dulles, 357 U.S. 116 判決表明,美國憲法對「自由」的解釋,包含「旅行權」,所以美國公民或其他應該效忠美國的人,不能被剝奪其旅行自由權,除非符合第五修正案法律正當程序的要求。

˙稍早,在一九四八年美國最高法院在Bolling v. Sharpe, 347 U.S. 497 判決,提
及本院雖然未對「自由」給予明確的定義,但是並不是僅限於身體上的移動,
在法律上,「自由」包含所有個人有權利去做的行為,而不能受限制,這種行
為,除非政府有明確的法律目的限制。

˙非常重要,美國國家的「傳統」,「旅行自由」當然包含在其中,不論在美國往西邊移動或回到美國原始發展的東海岸,開墾新的領土或到海外,換言之,不論在國內或國外旅行,在一生工作中,對個人非常重要,旅行自由正如同一個人吃、穿或閱讀一樣可以隨心所欲,是美國國家的基本價值,而旅行自由權當然包含得到護照。

˙綜合上述,台灣出生者是美國國民非公民身分,應該效忠美國,這些認定可以確定台灣國際地位,美國最高法院列島系列案例判例,以及舊金山和平條約和憲法第五修正案有關自由的保障,都可以確認台灣人民是美國國民非公民。

第五部分:參考舊金山和平條約內容,台灣出生者在美國法律下的國籍認定。

˙在舊金山和平條約理,日本放棄台灣主權,但是沒有指定收受國,以下的條
文是針對台灣國際地位有關的條文:

˙第二b條:日本放棄對台灣、澎湖之所有權利、名義與請求權。
˙第四b條:日本承認前述第 2 條與第 3 條中,美國軍事政府對日本(主權)與日本國民財產處分的有效性。
˙第二十一條:中國與朝鮮不受本條約第 25 條規定之所限,中國應享有本條約第 10 條與第 14 條之權益、朝鮮則享有本條約第 2 條、第 4 條、第 9 條與第 12 條之權益。
˙第二十三條:本條約之簽署國,包括日本在內,應經國會批准。本條約自日本之批准文書、以及包含做為主要佔領權國的美利堅合眾國之下˙˙˙˙˙˙。
˙佔領權國對佔領地實施管轄權的體系稱為「軍事政府」,一九四五年十月二十五日美國軍事政府在台灣開始實施,是在日本軍隊舉行投降的時候,美國是主要佔領權國,把台灣佔領任務委託蔣介石。
˙和平條約生效並不表示主要佔領權國軍事政府結束佔領,而會繼續運作到法律上有完整的安排而給予取代。
˙美國政府所發布的所有公告、宣言、條約或法律,從一九五二年四月二十八日起到現在,找不到有關美國軍事政府在台灣管轄權結束作業的文件或聲明,換言之,美國所承認的平民政府運作體系在台灣從一九五二年至今,尚未啟動,所以,在處理台灣問題最高法律為舊金山和平條約裡,可以直接看見美國軍事政府對台灣的管轄權截至今天都還在運作中。
˙所以,可以再度確認,台灣出生的台灣人國籍是美國國民非公民身分,這是慣例法的國籍,是英美法的屬地主義對自然人出生在當地,也是基於美國列島系列從一九零一年起美國大法官的判例,與美國憲法第十四修正案一八六八年七月所發布的那個屬地主義依據是不相同。
˙我門可以主張舊金山和平條約裡,台灣是在美國百分百的管轄下的海外領土,至於管轄權被委託給中華民國軍隊,在該和平條約並沒有相關授權的依據,由於委託給中華民國軍隊,是妨礙了台灣人民享受美國憲法基本人權保障,應該被認定為於法無據而且是嚴重違法行為。
第六部分:台灣關係法條文中,台灣出生者在美國法律下的國籍認定
第一篇:美國法規重點敘述
˙「美國關係法」有說明台灣人在移民與歸化法裡,如何處理台灣出生人民的國籍問題,這些全部包含在美國法規內。

參考:台灣關係法 22 USC 3303(b)(6)

美國移民與歸化法中8 USC 1101台灣適合於使用台灣關係法8 USC 1152(b)的第一項202(b)。
參考:美國移民與歸化法8 USC 1152(b)
來源歸類計算法則
每個獨立國家或者自治區、託管區或者屬於聯合國國際託管系統之地區,除非是美國的外屬地,對於外國人的來源地計算與配額,都做單獨的處理,而其數字則由國務卿做最後的認定。
˙這裡會有問題產生:如果台灣出生的人民是美國國民非公民,為何在美國移民歸化法中被視為外國人?
參考:INA 8 USC 1101 (a)(3)美國移民歸化法對外國人的定義為非美國國民且非公民。
參考:INA 8 USC 1101 (a)(21)所謂國民表示對其國家必須永遠效忠的關係存在。
參考:INA 8 USC 1101 (a)(22)定義美國國民的解釋:

一、美國的公民
二、一個人雖然不是美國公民,但是對美國有永久效忠的關係存在。

˙換言之,台灣人之國籍竟然同時出現「外國人」和「美國國民」兩種身分?這種現象在「台灣關係法」與「美國移民歸化法」上顯然衝突,其實這只是表面上的矛盾而已,這可以用兩個部分來解釋,第一使用台灣的法律上國際地位,第二由美國一九零四年最高法院在Gonzales v. Williams 案的判決。


作者:林 志 昇˙何 瑞 元

「控美政府案」代表人

2008/1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