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視美國對台灣的政策

 

                                                                                                

 

      自從一九四一年十二月八日美國國會對日本宣戰,美日太平洋戰爭正式開始,從那一天起,美國對日本展開軍事行動,沒有假借其他國家之手,直到一九四五年八月六、九日,在長崎與廣島投下兩顆原子彈,日本天皇於十五日宣布無條件投降,特別是對「日本台灣」的軍事行動,都是美國單獨完成,日本投降後,依照美國陸軍總署戰爭法彙編規定,對佔領敵境應成立「美國軍事政府」,以對佔領地區的行政、立法、司法進行管理與監控,雖然美國委託中華民國以次要戰勝國身分,來代替美軍接受日本在「日本台灣」的投降,可是美國仍然是「主要戰勝國」。依照美國與西班牙戰爭,美國最高法院對波多黎各和古巴的案例顯示,「美國軍事政府」在日本投降的那一刻,已然在「日本台灣」成立。法理上稱為「美國軍事政府」管轄下的「台灣島民」(island citizens of the Taiwan cession)接受美國憲法中之「基本人權保障」。在國際法上依據佔領法,美國對待台灣應是「等同於外國」。因此中華民國官員宣稱,自一九四五年十月二十五日起,擁有台灣主權的說法,在國際法上完全胡說八道、依法無據。

 

        美日太平洋戰爭的和平條約「舊金山和平條約」,於一九五二年四月二十八日生效(在一九五一年九月八日簽署),日本恢復主權,而台灣因為日本的放棄,變成「獨立關稅區」。這種情形與美西戰爭時,西班牙割讓古巴而未指定「收受國」情形相同,台灣後來加入WTO就是以「獨立關稅區」的名義加入。日本於一九五一年至五二年間,由法院依照「舊金山和平條約」將「台灣島民」除去日本國籍,這時台灣之國際地位已經是「美國軍事政府」管轄下未合併領土與「獨立關稅區」的性質。

 

        從「舊金山和平條約」生效迄今,美國在「日本台灣」的「美國軍事政府」,還沒有任何宣佈結束的文件發表,也沒有任何美國國會通過可替代的任何相關法案。在一九五零年代與一九六零年代,美國仍然承認中華民國是代表中國的合法政府,事實上,早在一九五零年六月二十七日美國總統杜魯門就聲明:「台灣地位未定」。同年十一月三十日聯合國「正式否決」,中華人民共和國全權代表伍修權先生的「台灣是中國神聖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提案。而在一九五五年三月三日生效的「中」美共同防禦條約,美國也僅承認「中華民國」對台澎地區之有效統治,而非關主權。在一九七八年十二月,美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宣佈建交,與「中華民國在台灣」斷交,並通知取消「中」美共同防禦條約,但是為了維持與台灣的非官方關係,像商業、文化、外交等,美國國會於一九七九年初通過美國國內法的「台灣關係法」。由此看來,美國一直不認為台灣是「主權獨立國家」,正是

因為在台灣的「美國軍事政府」尚未結束的原因。

 

        美國因為舊金山和平條約第四B條而握有對台灣的「支配與處分權」,因此,在一九七二年「上海公報」、一九七九年「建交公報」及一九八二年「八一七公報」中,美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都同意,台灣的最後政治地位應隸屬「中華人民共和國」之下,但是,美國從來沒有明確的時間表,並且,以必須遵守美國國會通過的「台灣關係法」當擋箭牌。六十年來,無論是美國或聯合國,國際間大部分的國家都不贊成或不願意台灣獨立,其實原因無他,就因為在國際法上,台灣還沒有脫離「美日太平戰爭」後的「最後狀態」,那就是美國在「日本台灣」的

「美國軍事政府」還沒有宣佈結束或退出。

 

      美國的「台灣關係法」有一段文字曾引起對台灣主權的探討:對於第四條(甲)外交關係與承認之欠缺,不得影響到美國法律對台灣之適用,美國法律並應以與一九七九年一月一日以前相同之方式,適用於台灣。(乙)本條款(甲)項之適用,應包括但不限於下列各項:(一)凡美國法律提及或涉及外國、外國民族、外國國家、外國政府或類似實體時,此等名詞應包括台灣,此等法律亦應適用於台灣。(二)獲美國法律授權、或依照美國法律,推行或執行與外國、外國民族、外國國家、外國政府或類似實體之計畫、交易或其他關係時,總統或美國政府之任何機構獲有授權,依照美國現行法律及本法第六條之規定,與台灣推行及執行此種計畫、交易及其他關係(其中包括但不限於透過與在台灣之若干商業實體所定之 合約,以對美國提供服務)。有人根據上述條款,認為這是美國承認「台灣是主權獨立的國家」,實際上,上述的條款只不過把台灣當做是sub-sovereign foreign state equivalent  「等同於外國」的條款。美國國務院網站與其出版品從來沒有將台灣列入「主權國家」,美國也反對台灣以主權獨立國家參加國際組織,只同意讓台灣以「獨立關稅區」之名義參與國際社會。因此,美國對台灣的政策非但一點都不「模糊」,而是一系列嚴謹而且邏輯系統明確的政策,台灣要獨立建國,千萬不要感情用事,對症下藥,才是解決台灣問題的基本態度,也唯有如此,才能擺脫中共的死打濫纏手段。

 

 

作者: 昇、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