佔  領

                                                    

 

「佔領法」概念

【領土被敵軍完全控制在其管轄之下以後,已屬於被佔領】。這是一九零七年第四海牙公約附則(Annex to the Hague Conventions IV)明文列入。顯示「佔領法」基本觀念,已經是國際間的共識,與拿破崙時代的【領土被敵軍完全控制,在其管制之下以後,已屬於被併吞】這是兩個完全不一樣的概念與領域。

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美國、英國、法國和蘇聯都是對德國的軍事行動國,德國投降後,德國被上述四個戰勝國分別佔領,而且劃分區塊,蘇聯分得東德地區,蘇聯過去在第二次大戰後也缺乏對「佔領法」的認識,將東柏林以圍牆圈住,可能當年蘇聯以為可以「併吞」佔領區,殊不知,國際間對「佔領不移轉主權」已形成鐵則,最後柏林圍牆被拆,德國恢復主權。記得德國被佔領時期曾經發生劫機投誠事件,如果大家不健忘的話,可以回想當年,為何是美國出面組織「軍事法庭」審理?德國是被四個國家所佔領,可是處處都是美國在出風頭,其他三個國家豈不會以國家尊嚴提出抗議,事實上,在「佔領法」中也提到主要佔領權國和次要佔領權國的概念,美國是對德國的主要佔領權國,其他三國是次要佔領權
國,因此,美國可以安排戰敗國德國的處理方式。

台灣依照「佔領法」的基本概念來分析,可以得到五項結論:

(一)、一九四一年十二月至一九四五年八月,武裝攻擊「日本台灣」的軍事行動都是美國軍隊單獨所為,因此,打敗「日本台灣」以後,美國對台灣有管轄權,美國是台灣的「主要佔領權國」。

(二)、美國軍事政府首腦麥克阿瑟將軍,指派蔣介石集團到「日本台灣」代為接受投降與佔領事宜,在法律上,一九四五年十月二十五日昰美國軍事政府在台灣「啟動」的日子;換句話說,昰台灣地區軍事佔領之開始,並沒有所謂「主權移轉」事情發生,因此不應該有「臺灣光復節」的說法。

(三)、蔣介石集團在一九四九年,因為中國共產黨的政變,而逃難到其軍隊正在佔領中的領土台灣,離開其原來擁有的領土,稱為「流亡政府」。

(四)、美日太平洋戰爭後的和平條約是「舊金山和平條約」,其條約清楚規定:
(A)、第二b條:日本割讓台灣、澎湖,但是沒有指定「收受國」。
(B)、第四b條:美國軍事政府對台灣、澎湖有處分與支配權。
(C)、第二十三條:美國是主要佔領權國。
(D)、第二十一條:對中國戰後應該得到的優惠與措施內容。台灣與澎湖沒有包括在內。
(E)、第二十六條:日本可以單獨與未被邀請簽署和平條約之國家簽定 和平條約,但其條件不得超越「舊金山和平條約」的規定。

(伍)、一九七二年美國與中國簽定「上海公報」,美國政府決定認定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中國合法政府,未來台灣將與中國統一,但是沒有時刻表,台灣目
前是美國管轄地,按照被佔領地的最終處理原則,應該是移交給當地合法的平民政府,「美國軍事政府在台灣」才算正式被取而代之。


對台灣人民而言,現實的國際處境無法直接跳到主權獨立的「國家政體」

根據「佔領法」的基本概念,必須與日本、德國或菲律賓一樣,先經過一段美國直接管轄,然後才能獨立建國,這段期間,依然可以正名、制憲,選自己的立法委員或制定台灣自己的旗幟,這些都是根據美國憲法,所賦予的美國管轄下領土的「基本人權」。

擺脫美國定義下的台海現狀

因為戰爭而發生「征服(conquest)」結果,以通俗的言語形容:就是有人打贏或打輸;打贏的軍隊對於打輸的一方的領土,必然就有領土的「併吞或佔領」,這種領土的變化觀念在一八二零至一八三零年代(拿破崙時代)有很大的轉變,換言之,因為戰爭而引起的「因征服而割讓」領土,或事後簽訂和平條約後「因條約而割讓」的領土處理觀念有很大的不同,拿破崙時代以前,領土被敵人軍隊完全控制在其管轄就已屬於「併吞(annexed)」,被佔領之領土主權立刻隨之移轉至敵人之手上,拿破輪時代以後,情況截然不同,領土被敵人軍隊完全控制在其管轄只能稱為「佔領(occupied)」,而且佔領不可移轉主權;這種情形,形成國際戰爭慣例法,被編入一九零七年海牙第四公約附則第四十二條(Annex to the Hague Conventions IV, 1907)。

根據國際戰爭法,美國現實定義下的「台海現狀」基本情況是:

˙舊金山和平條約第二b條規定:日本放棄台灣、澎湖,可是沒有指定收受國。因此,根據戰爭法與美國最高法院許多判例,台灣、澎湖「割讓區」的事後處理由「主要佔領權」國決定,而美國則是被該條約確認為「主要佔領權」國。
˙目前台灣地區流亡政府中華民國的佔領是一個「過渡時期」或稱「暫時狀態」。
˙中華民國對台灣地區的佔領,是代替美國軍事政府之下的管理體系,與平常的一般政府管理型態不一定是台灣人民所能分辨出的。
˙美國作為台灣地區的主要佔領權國,對台灣領土有處分與分配權,相當於台灣之領土主權「握在」美國主要佔領權國之手中。
˙舊金山和平條約生效後,美國所委託中華民國軍事政府對台灣地區的佔領會繼續,直到美國國會有通過具有法律效力之方案產生而取代之,流亡政府中華民國對台灣地區的佔領事宜才算圓滿結束。
˙台灣地區的佔領地之最後處理原則,務必是移交給「當地的合法平民政府」,而美國主要佔領權國有權認定。

有人說美國的「台灣政策」充滿矛盾,其實不然,從兩方面來看,首先,因為美國是台灣地區的「征服者」,也是「主要佔領權」國,然而,台灣是因為條約而被割讓,在美國憲法中的領土條款,台灣是被美國「獲得」的新領土,根據美國憲法規定是:「美國列島區第一類未合併領土」,並不需要美國國會通過任何法律,自然就接受美國憲法的保障,而美國保護台灣安全也是依法有據,台灣的國防責任是美國應盡的義務。另方面,「中華民國佔領台灣」事實已經變成流亡政府,是美國外交策略的玩弄工具,可惜的是,台灣人民不懂得要求自己的權益,落入中國與美國談判的籌碼,幾乎完全無法自主。

美國將台灣設計在一個框架裡,不管台灣如何吵鬧,甚至搬出美國的「立國精神」自由、民主、人權與公平正義,美國總統卻不理會,這次陳總統未能過境就是最好的證明,因為,美國國會才是台灣人民的主要申述對象,使其對美國總統提出要求,因為根據美國憲法的「領土條款」,台灣已經是美國的未合併領土,美國必須給予台灣人美國憲法所規定的「基本人權」和「共同防衛」協定的保障,也才能夠跳脫美國所設定的框框。

台灣是二次大戰的後遺問題,無法從現有的「國際處境」直接變成主權獨立的國家體制,台灣必須像日本、德國、菲律賓等地區一樣,要建國一定要經過美國「直接管轄」一段時間後,根據美國憲法規定可以正名、制憲、設計台灣旗幟,再經過若干時間以後,根據美國的人權條款來建國,陳水扁總統也可以去白宮與美國總統喝咖啡,談論台灣國是,加入國際組織也是指日可待。

佔領與軍事政府跟和平條約之關係

首先從美國加利佛尼亞領土的「割讓」歷史,來瞭解「佔領」與「軍事政府」和「和平條約」的關聯,特別從戰爭法來解釋其中法理。加利佛尼亞領土原屬墨西哥所擁有,美墨戰爭時,其實墨西哥軍隊在一八四七年一月十三日已經投降了,美墨「和平條約生效」日是一八四八年七月四日,加利佛尼亞由墨西哥「割讓」給美國是寫在第五條,而在一八四九年十二月二十日該領土的「軍事佔領」才結束。因為被美國(主要佔領權國)所認可的加利佛尼亞的「平民政府」給予取代。到一八五零年九月九日加利佛尼亞升為美國第三十一州,因此,大家會了解和平條約生效,佔領的「軍事政府」未必立刻結束。

再以上述的法理模式來探討美西戰爭後的古巴。一八九八年七月十七日西班牙軍隊在古巴投降,一八九九年四月十一日和平條約生效。西班牙割讓古巴,沒有指定收受國,如此很多人以為古巴是過戶給古巴人民,是不是?這個是錯誤的。戰爭法理告訴大家:美國是「征服者」也是「主要佔領權」國。美國「軍事政府」一八九八年七月十七日在古巴已經運轉。一八九九年的四月十一日和平條約生效以後,美國「軍事政府」繼續運作。在當時世界各國包括美國,並不反對古巴建國,因此古巴花了三年的時間組織自己的「平民政府」,並在一九零二年五月二十日由美國宣布古巴共和國成立,再次印證和平條約生效,佔領者的「軍事政府」不會同時結束。

現在檢驗「舊金山和平條」約第三條:琉球群島。該群島在一九四四年的八月已經由美國佔領,而佔領代表美國「軍事政府」在該群島運轉。到一九五二年四月二十八日「舊金山和平條約」生效,把該群島的身份從「佔領」改為「聯合國託管區」,聯合國委託美國單獨負責其管轄。該條約第四條b也說明了所謂日本財產(Japanese property),「美國軍事政府」有最後的處分與支配權。結果美國「軍事政府」在琉球群島怎麼處理呢?依據民意調查發覺當地人偏向回歸日本,所以美國「軍事政府」陸陸續續把相關島嶼還給日本政府,包括中國爭執的釣魚台群島。也就是說,由日本組織相關的「平民政府」來代替美國「軍事政府」。最後移交手續在一九七二年五月十五日,由日本完成該島嶼全部的「平民政府」組織,美國「軍事政府」在琉球群島就正式宣告結束。由此例子可知property一詞亦包含所有權,也就是「領土主權」,而且在一九七二年五月十五日美國軍事政府仍在處理琉球群島中的「日本財產」。現在,大家可以確定「和平條約」生效,「軍事政府」未必結束的法理。請問?「舊金山和平條約」生效至今天,美國何時宣佈已經結束「軍事政府」在台灣的佔領?宣導台灣已經獨立主權國家的人是否智障?或是另有目的?

從最近二百年以來,世界上各國戰爭歷史可以瞭解,「佔領」的開始並不代表入侵的軍隊可以「併吞」這個領土。再者,對於領土「割讓」來說,和平條約生效的時候,並不表示軍事政府佔領已經結束。佔領地的管轄體系叫做「軍事政府」,而「軍事政府」會一直持續到有其他法律上之正式安排,來給予替代為止。
但是對於瞭解軍事「佔領」與領土「割讓」的法理來說,重點在「領土處理」的階段,大家看到一個模式,是所有戰後領土「割讓」都同樣採取一樣的模式。這個模式有幾個重點來依循:

佔領與軍事政府

(1) 敵軍完全控制到這個「領土」的時候,就是「佔領」的開始。有投降儀式是很好,但不是絕對需要的。如此投降儀式只不過是沒有爭議的時間點,可證明「佔領」的開始。
(2) 「佔領」的開始就是「軍事政府」的開始。
(3) 「主要佔領權」國即是「征服者」。
和平條約的觀念
(4) 在和平「條約生效」之時,被「割讓」領土的「當地平民政府」尚未產生。
(5) 在和平「條約生效」之時,「主要佔領權」國的「軍事政府」並沒有結束。
(6) 「佔領地」在政治上的最後地位是尚未確定的,因此可稱為「地位未確定」或政治「暫定狀態」。
和平條約的安排
(7) 領土「割讓」的規範是訂於和平條約裡。如果某一個領土「割讓」有明確指定「收受國」,在法律上到底是代表什麼含意?必須解釋的知識如下:和平條約裡一個領土「割讓」收受國的指定,在國際法是授權該收受國的「立法單位」,為該領土通過一個「平民政府」的組織法。
(8) 因此,在戰後的和平條約生效之當時,所有領土「割讓」是割讓給主要佔領權的「軍事政府」,為一個「暫定狀態」。而且如上面所述:「軍事政府」會一直持續到,有其他法律上之正式安排,來給予替代(指軍事政府)為止。
佔領的結束與「當地平民政府」的產生
(9) 今天一般人所說的「領土」,是一個具有「平民政府(civil government)」的「領土」,而這個civil government是怎麼產生的呢?那必定是「主要佔領權」國移交其管轄權給所謂「當地合法政府」。
(10) 對一個國家來說,某塊領土的主權是一種「財產」。該領土的主權本來是其原屬國的財產。(a)合法的「平民政府」成立以及(b)「主要佔領權」國的「軍事政府」移交其管轄權而結束,則意味著此領土已經「過戶」完成。
以上是「軍事佔領」與領土「割讓」的基本模式。台灣人必須徹底瞭解這個基本模式,才能探討台灣在「舊金山和平條約」裡頭的安排。

如何結束軍事佔領

美國杜魯門總統於一九五零年六月二十七日發表「台灣地位未定論」,國際法學者與專家都理解,在舊金山和平條約簽定前,杜魯門是根據戰爭法與佔領法對台灣當時國際地位的描述,當時,台灣正處於「主要佔領權」國美國所委託「次要佔領權」國兼「流亡政府」中華民國的軍事佔領之中,是一種「暫時狀態」還沒有達到「最後狀態」;直到一九五二年四月二十八日舊金山和平條約生效後,美國依照條約迅速撤離日本,交回日本主權,而日本也立刻恢復主權,部分學者的誤解因此產生,以為台灣也應該依照條約,自動獲得主權,或依照聯合國憲章可以獨立建國,其實不然,癥結點在於日本本身沒有「割讓問題」,而台灣牽涉「懸空割讓」,沒有指定收受國,只有「主要佔領權」國的問題,要結束「軍事佔領」,先要了解軍事佔領流程,台灣所面臨的正是這個問題。

一、「交戰國佔領」時期。交戰國雙方停戰到和平條約簽定前,就是屬於這個時期,這個時期的佔領軍是以「軍事政府」型態管理佔領區的行政、司法和立法,佔領區的商業或日常生活可以繼續進行,而佔領區的國際地位被稱做「軍事政府管轄下的獨立關稅區」;美國最高法院在一八五零年對Fleming v. Page案的判例很明確證實。在實際體認上,台灣正是以「獨立關稅區」的名義參與世界貿易組織,而且是美國協助的。

二、「善意進駐佔領」時期。是從簽訂和平條約後,到佔領區的軍事政府將「領土主權」與「國家主權」交還給當地的「合法平民政府」時期,而這兩項都需要有正式的文件;美國陸軍規定:「無論對於敵國領土的管理體系是採用軍事式、平民式、或混合式,這一點都毫無關聯,其本質相同,管轄來源相同,都是用武力建立的政府,而其所作所為是否合法,取決於戰時國際法。」而這時候的佔領區國際地位,美國最高法院列島系列案例稱為「美國軍事政府管轄下未合併領土」。同時,美國最高法院在一八五三年Cross v. Harrison案判決:「佔領區之軍事政府不因和平條約生效而消失,必須持續到國會擬定相關法案,為了這個領土提供一般平民政府。」台灣目前正是陷於這困境之中。

三、「結束軍事佔領」時期。當軍事政府對於佔領區有其他法律上的安排、取代時,軍事政府才會進入「最後狀態」,換言之,當佔領區「合法平民政府」沒有產生以前,佔領區的領土主權是被佔領者「約束」。

二十世紀初期,國際間已經建立非常明確的國際慣例,約束著所有的國家,
一九零七年的海牙公約和一九四九年的日內瓦公約都明確的解釋清楚,特別指出「因征服而割讓」必須要有「因條約而割讓」才算合法;美國最高法院也指出:「和平條約一般項目中常見領土割讓事宜,可說是常態,而不是例外;在戰爭以後,和平條約常有指定領土割讓給戰勝國」。

台灣目前仍屬於第二個時期,也就是美國「軍事政府」的「善意佔領」期,雖然是由「流亡政府中華民國」代為執行;因此,陳水扁總統對台灣獨立建國問題才會說「不可能就是不可能」,甚至要公投美國也反對;而李前總統說台灣要「正名、制憲」,美國都會表態反對,其理由無非是「改變現狀」,因此,台灣應該嚴肅的正面告訴美國:「釐清台灣與美國的真正國際關係,讓台灣人民選擇自己的路,同時,依照美國憲法規定,保障台灣人民應有的基本人權,將台灣的暫時狀態早日變成最後狀態」。


作者:林 志 昇˙何 瑞 元

「控告美政府案」代表人

2009/0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