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主權在哪裡?

                                                                 


台灣的主權,於一九四五年至一九五二年的「交戰國佔領時期」,以及一九五二年迄今的「善意進駐佔領時期」,被「握於」主要佔領權國(美國)手中,而這所謂「握於」美國手中,並不是說美國「擁有」台灣所有權或主權,只是美國「握有」台灣的處分和支配權。因此,每當有人強調台灣是主權獨立國家,國際間總得不到認同,但是,我們也可以從一九七零年代初,美國與中國建交以來,明顯感受到,美國對台灣的作為完全就是台灣主權「握有」者,隨時左右著台灣命運。

一九四三年的「開羅新聞公報」,一九四五年的「波次坦宣言」和「日本投降書」等文件,雖然有「意向表達」,要把台灣割讓給中國,但是,戰後最終的決定文件「舊金山和平條約」,並沒有如此的安排,而且,依據戰爭慣例法則,美國有百分之百的處理權力,台灣人民也有百分之百的意見表達權力,畢竟,台灣是台灣人民安身立命唯一的地方,美國是民主、自由與人權的國家,台灣人民可以正名為「台灣」,也可以制定「台灣憲法」,正式向美國表明台灣人民「立場與期待」,因為,根據「舊金山和平條約」,台灣與澎湖的國際地位是「美國軍事政府」管轄下的未合併領土,等同於「美國海外自治區」,這是依照戰爭慣例法之「佔領法」(the law of occupation)的一種「暫定狀態」(interim status),絕非台灣最後之命運,因為,美國並不是「擁有」台灣,只是根據條約「暫時握有」台灣決定權,台灣人不必失望與絕望,反而應該慶幸,美國到底是一個民主、自由和人權的國家,會聆聽台灣人心聲再作「最後決定」,執政黨更應該真正釐清台灣與美國關係,不要老是陷入中國國民黨遺留的錯誤歷史觀。

台灣國際地位是涉及國際法的領域,而國際法又分為「平時國際法」與「戰時國際法」兩大部份,台灣是美日太平洋戰爭的延續問題,必須以「戰時國際法」來分析與評估,雖然美國在一九四五年起,就授權「中華民國的代表」代為管理台灣,但是在法律上,最後責任仍然是美國,美國在目前台灣「暫定狀態」尚未處理的同時,(也就是美國選擇將台灣主權交給中華人民共和國,或交給台灣人民自己決定的平民政府,但絕不是中華民國流亡政府),台灣澎湖與其他美國管轄下的海外領土一樣,有權力要求美國憲法的「基本人權」保障,而所謂「基本人權」保障;對中國的武力威脅台灣而言,有包含第一條修正案第八項的「共同國防」(common defense)的保護;對人民而言,有包含第五條修正案的生命(life)、自由(liberty)、財產(property)與正當法律程序(due process of law),這些都是台灣可以依照戰時國際法的「佔領法」與「舊金山和平條約」,理直氣壯向美國提出的正當要求。

作者: 林志昇、何瑞元
台灣平民政府召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