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首頁 ]   [  台灣地位真相的堅持-林志昇(影音)  ]  [ 論壇討論區 ]  [  論述文章 ]   [  週刊資料庫 ]


 

四十六  2008年4月27日(星期日) 編輯 Editor :AD

TAIWAN CIVIL GOVERNMENT SENATE HOUSE RECORD

No.46     April 27,  2008  Sunday

                 (美台週刊 US TAIWAN CESSION WEEKLY )                                        ~~~~~~~~~~~~~~~~~~~~~~~~~~~~~~~~~~~~~~~~~~~~~~~~~~~~~~~~~~~~~~~~~~~~~~~~~~~~~~~~~~~~

林志昇、何瑞元、蝶衣 專欄

 

依法組織台灣平民政府公告

懇請支持 : 《  我是台灣人,不是中國人 》連署運動

 

台灣永遠是台灣人的台灣

 


台灣第四任總督兒玉源太郎(陸軍中將一八九八年二月二十六日至一九零六年四月十一日),當時民政長官後藤新平,對台灣人特質有一段很深刻且動人的描繪,他說:「台灣人喜好金錢、害怕死亡、在乎面子」,後藤新平又說:「三千年來日本人對皇國盡忠盡義,台灣人要求與日本人同等待遇,今後八十年為期,努力同化於日本人,再此之前,台灣人與日本人縱有差別,亦無可奈何。」當時中國梁啟超說:「中國三十年內無力為台灣人做什麼,台灣人只好自己保護自己。」一九五六年台灣共產黨謝雪紅女士曾說:「共產黨治不了台灣,台灣必須施行高度的自治。」台灣外科名醫陳楷模醫師感嘆說:「台灣未曾出現像越南的政治家胡志明,胡志明一生不娶妻、不貪財、不對美國與支那屈從,終於讓越南建立主權獨立國家。印度偉大政治家甘地,甘地的不合作主義,讓英國知難而退,印度也漸成主權獨立國家。台灣四百年來,台灣人沒有真正擁有自己的台灣,始終對中國有解不開的結,化不開的怨恨,未曾出現對台灣歷史有研究,在文化上有獨到思想哲人,盼望台灣能夠出現政治家,挽救台灣四百年的命脈。」

台灣人實在沒有理由將自己的歷史撰寫權交給台灣佔領者,中國國民黨企圖毀滅歷史的行動,並不能毀掉台灣整個被征服的歷史事實。從一六二四年起到今天為止,台灣一直是「被外人統治」的「征服史」,荷蘭、鄭氏、滿清、日本到民國據台統治,都是台灣社會以外地區移植統治政權到島上,從來沒有台灣社會自己孕育的政權。只要台灣內部存在著「被壓迫、歧視、奴役」的條件,台灣就會有反抗者出現,台灣與中國人民最大不同點是:中國教育低落的農民與奴工很容易被統治者「欺侮」,台灣人普遍受過教育,懂得爭取自己的「權益」。

過去百年歷史告訴台灣人,台灣必須為台灣人的台灣,否則全世界都有大災難,當年,大清帝國遺棄台灣人,日本帝國利用台灣人,中華民國的中國國民黨欺騙台灣人,民主進步黨對不起台灣人。台灣人本質是絕對善良、忠厚、中規中矩,只要有口飯吃,什麼苦都能忍受,對於台灣政權,台灣人民只管向「皇帝」叩首,從來不管「皇帝」是真或是假,也不管誰是「皇帝」,中國國民黨利用台灣人「愛祖國」的心情,編造台灣假歷史,創造台灣被日本人「霸佔」或「竊佔」的假歷史,以台灣是日本的「殖民地」,作激忿台灣人的藉口,事實是,一八九五年的「日清馬關條約」早就割讓台灣給日本了,台灣不是朝鮮,朝鮮(韓國)是日本以軍事佔領,朝鮮才是日本的殖民地,台灣根本就是日本正式的國土。

雄心的另一半是耐心,目前的台灣人猶如站在「風口浪尖」,台灣歷史的重建,只有靠台灣人自己動手去完成,絕對不能對中國或其他外來政權懷抱希望,一九七九年一月一日「中美建交」,美國並沒有徵詢台灣人的意見,逕自以「台灣主要佔領權國」身分與中國建交;「中美建交」改變了國際局勢,中國人民代表大會發表了一篇徹底輕視台灣人的「告台灣同胞書」,文中明顯只是對流亡台灣的中國國民黨與中華民國喊話,中國對台灣人民與美國態度一樣:「歧視和輕視台灣人」,聲明書說:「我們(指中國)寄希望於一千七百萬人民(指中華民國),也寄希望於台灣當局(指中華民國政府)。台灣當局(指中華民國政府)一貫堅持一個中國的立場,反對台灣獨立(指從中華人民共和國獨立出來)。這是我們(指兩邊中國人)共同的立場,合作的基礎。我們(指兩邊中國人)一貫主張愛國一家。統一祖國,人人有責。希望台灣當局(指中華民國政府)以民族利益為重,對實現祖國統一的事業做出寶貴的貢獻。」很清楚,聲明中完全沒有「台灣人民」的字樣,「台灣人民」與「台灣當局」是分開的,中國人是以什麼樣態度看待台灣人,還不清楚嗎?

一九七二年聯合國將中國代表權還給中華人民共和國,中華民國被二七五八號決議文逐出,台灣從來沒有參加聯合國,何來「退出聯合國」?台灣一些「蛋頭」學者與政治人物大放厥詞,替中國國民黨「背書」,台灣人敢怒不敢言又添一樁;緊接著,美國發表「美中上海公報」,其中,挑明,「台灣海峽兩岸中國人,都認為台灣是中國一部分。」可是,我門台灣人從來不認為:台灣是中華民國或中華人民共和國一部分,台灣必須是台灣人的台灣。

一九八四年以後,中國改變政策,特別是台灣人在民主選舉中,表現出對台灣主體意識的渴望,中國又改變「對台方針」,對台工作改用「寄望於台灣當局,更寄望於台灣人民」,這是首度明顯提出「台灣人民」。二零零年台灣人當選流亡政府中華民國總統後,中共主席胡錦濤知道不能再寄希望於「台灣當局」,現在改寄希望於「台灣人民」。這些都是中國人在「台灣精英屠殺」後,一廂情願的對台灣人表態,台灣人能接受嗎?願意接受嗎?

英國人在美洲的殖民拓荒史,以在「五月花號公約The Mayflower Compact」裡表現最強烈,一六二零年十一月十一日,「五月花號」大帆船向美洲大陸靠近,船上有一百零二名乘客,由於海上惡劣的風浪,而在柯德角外普羅溫斯頓港拋錨,大夥兒決定就在當地登陸,不繼續航行,由於當時美洲不是這些人所持有執照的領地,為了建立一個讓大家都能受到約束的自治地區,下船之前,他們共同簽署一份公約,這些人簽署人在上帝面前共同莊嚴立誓簽約,自願結為一個民眾自治團體。「五月花號」公約是始於「獨立於英國大不列顛皇室、法蘭西和愛爾蘭的國王統治」的思想,在沒有「領地執照」的土地自己管理自己,後來,在一七七六年由五十六年簽署「美國獨立宣言」,經過八年努力,美國在一七八四年被英國承認而終於獨立於英國。

一六二四年始,台灣歷史就是一部「征服史」,台灣人企望「出頭天」的願望從來沒有終止,一八九五年「日清馬關條約(日稱下關條約)」中國決定甩脫台灣,從此變成日本領土,台灣人民一直糾纏在「祖國」思維的迷失,雖然,台灣人繼承了台灣人反抗傳統,「台灣民主國」只有十二天的壽命,「總統唐景崧」發表「獨立宣言」,宣言中說:「˙˙˙今雖自立為國,感念列聖舊恩,仍願供奉正朔,遙作屏籓,氣脈相通,無異中土˙˙˙」,表露對大清帝國的「依戀」,這種對台灣人「出頭天」絕對反面的宣言,立刻被台灣人拋棄並拒絕,依賴中國的心態,在「大清中國官員」離開後,台灣人終於了解大清梁啟超所說:「中國不能幫助台灣人,台灣人只能靠自己。」台灣人經過八年抵抗後,終於加入日本文化融爐,成為國際承認的日本台灣人。

美日太平洋戰爭,一九四五年八月十五日,日本向美國(征服者)投降,戰爭期間,美國單獨對日本與台灣實施武裝攻擊,並在當年八月六、九日投兩顆原子彈,所以,美國是戰爭法中的「征服者身分」。從此,台灣國際法理地位陷入渾沌不明現象,一方面,參與二戰的中華民國,「藉」還在戰爭期間所訂下的政治「主張」,一九四三年所簽的「開羅宣言」,強力在台灣宣傳「中國收回台灣」,但是,另一方面,戰後卻以「戰勝者身分」對「戰敗者台灣」進行台灣史上最嚴重凌虐與霸占財物,讓中國國民黨成為國際史上最「富有的政黨」。台灣勞動人民在忍無可忍的情況下,結合台灣地主階級和「日治」時代的御用學者與受益者,以武裝革命或武裝鬥爭進行反對中華民國和中國國民黨,這就是有名的「一九四七年二二八抗暴事件」,雖然在中國加派二個武裝師團軍隊屠殺後,台灣人失敗了。自此,台灣社會與人民的本質急速改變,台灣人在反「中國國民黨」的鬥爭中,也反「中華人民共和國」,台灣人民進入「民主革命運動」的境界,不只是要「推翻中國國民黨的統治」,更要依照戰爭法,向真正而且實際的「戰爭征服者美國」要回公道,要回公理,因為,台灣永遠是台灣人的台灣。

美日太平洋戰後「舊金山和約」,生效於一九五二年四月二十八日。「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於一九四九年十月一日,未參戰;「中華民國」是日被消滅於中國北京,流亡在台灣,都沒有被邀請參加「戰後簽字」。有關「台灣問題」,一直有人錯誤以為:一九四三年開羅宣言,與一九七二年的「美中上海公報」已經對台灣有所安排。表面上,台灣好像受制於這兩份「文件」影響,其實,「舊金山和約」之法律地位比這兩份「文件」有效太多了。

根據美日太平洋戰後的結果,日本戰輸,台灣是日本法理領土,台灣也是戰輸,既然戰輸,征服者要將土地佔領,也是無可奈何。台灣要面對的問題是:戰爭法中所規定的「軍事政府」、「佔領」和「割讓」三大問題。至於中華民國在舊金山和約簽訂前,已經變成流亡政府,當然增加「台灣地位」的處理難度,但總是依「法」可循。

在「和平條約」裡,日本「懸空割讓」台灣,意思是指沒有收受國。解決「台灣問題」,方法就在其中。台灣人民有權力改變自己「國家」名稱,與擬定新憲法,這是對的,但是如何說服國際社會呢?台灣人民必須強調的是:台灣在「舊金山和約」裡是一個地位未定的「割讓區」。台灣從來沒有「交」給中華民國,中華民國不是台灣的合法政府,﹝美國官員二零零七年秋季說過:「台灣與中華民國都不是國家」﹞,中華民國從一九一二年建國以來從不包含台灣這塊領土,其憲法當然不是台灣基本法,在國際法上,沒有爭議。台灣人民至今是沒有國籍,因為,「舊金山和約」不承認臺灣人民具有中華民國國籍。

一九七八年十二月三十一日,美國是與「當時被承認代表中國之合法政府」的中華民國「斷交」,不是與台灣斷交。台灣一直是「舊金山和約」裡不確定的「割讓區」,但不是「無主土地」,是美國軍事政府戰後一直握有的「海外領土」。該「和約」第四b條規定:美國軍事政府對台灣澎湖地區的財產(property)有處分與支配權。(自一八四八年美墨戰爭簽署和平條約以來,property一直是被認為包含領土的所有權。)

美國軍事政府將一直持續,至台灣「平民政府」合法替代軍事政府的法律生效為止,從一九五二年美國政府並沒有宣佈對台灣澎湖地區管轄結束,這就是美國政府持續「干渋」台灣事務的原因。可是,美國「移民歸化法」卻認定「中華民國移民署」是權責機關,可以核發護照給台灣人民,不論是依美國法律或國際法是完全沒有法律根據的。台灣人民無國籍的身分,是違反美國憲法第八修正案「禁止殘酷對待與特殊待遇之懲罰」,當然是美國國務院必須面對的問題。

台灣人將堅持:

一、 台灣主權歸屬最終當屬全體台灣人民。

二、 美日太平洋戰後,決定台灣地位歸屬,當屬最高法律位階的國際法文件,是一九五二年四月二十八日之舊金山和平條約。

三、 該條約已將一九四三年的開羅宣言與一九四五年的波次坦宣言包含在內。

四、該條約對戰後台灣國際地位已有完整的規範。

五、美日太平洋戰爭期間,美軍單獨軍事攻擊台灣的行動,是被列為「征服者」,或為國際法中所稱的「主要佔領權國」。

六、蔣介石元帥只是接受麥克阿瑟一般命令第一號,而率中華民國軍隊代替美軍軍事佔領台灣,接受戰敗的日軍投降。

七、中華民國在一九四九年十月一日被中華人民共和國消滅,而喪失代表中國合法法人地位,而中華人民共和國未曾參與對日作戰,沒能參與舊金山和平條約的簽署。

八、中華民國憲法沒有包含台灣領土在內,當然台灣領土更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毫無牽扯。

九、美國的「一中政策」、「三個公報」、「台灣關係法」是完全正確的外交政策,台灣人沒有理由不給予支持。

十、美軍至今還沒有結束軍事政府對台灣地區的管轄權。

基於上述理由,台灣人永遠堅持台灣是台灣人的台灣,台灣人也堅信,台灣只是美國因為太平洋戰爭暫時管轄下的海外領土。

 
作者:林 志 昇
「台灣平民民主黨」˙「台灣平民共和黨」政治組
2008/02/25
 


 

中華民國佔領台灣澎湖的非法性

                                                                                                                                                                                                                  




中華民國佔領台灣澎湖的法律依據,來自於美日太平洋戰後,美國杜魯門總統簽署,在一九四五年九月二日,由美軍麥克阿瑟將軍發布的「一般命令第一號」,到台灣接受日軍投降。首先,美軍能發布命令要蔣介石到台灣,是依照一九零七年海牙第四公約第三篇和戰爭慣例法的規定,美國以武力征服日本和台灣(台灣是日本合法國土),兩國仍然處於形式上的交戰狀態。

在太平洋戰爭以前,停戰通常發生於停戰協定的締結(conclusion of armistice agreement),交戰國暫時中止敵對狀態的協議,包括局部性停戰(local armistice)和全面性停戰(general armistice)。海牙第四公約適用於敵方領土的佔領,一旦敵對狀態結束,則對敵方領土的佔領已失去其交戰性質,海牙第四公約第四十二條規定:「領土如實際被置於敵軍當局的權力之下,即被視為佔領的領土」,同時「佔領只適用於該當局建立和行使其權利的地域(美國稱為軍事政府)」。

一九二零年十一月二十四日義大利米蘭上訴法院依據一九一八年停戰協議有一項判決:「戰時占領並非基於佔領國對佔領區的主權,此點已成為今日國際社會普遍接受的觀念。除非經由和平條約或領土合併,否則不能完全廢止或修改征服國際的權利˙˙˙由停戰協定所造成之領土問題,應被視為一種暫時佔領來處理。」因此,在國際法上締結停戰協定並不意味戰爭狀態當然結束,國際法亦公認佔領未將佔領區的主權轉移至佔領者,此一轉移只有在簽署和平條約或經由征服而合併領土才能達成,交戰時占領具有「暫時性」與「不確定」的特性,佔領者不擁有佔領區之主權,以軍事政府「戰時管轄」佔領區,不得改變佔領區之基本制度,海牙第四公約嚴格規定佔領者必須尊重被佔領區現行法律。看來,中華民國或中華人民共和國欲「併吞」佔領區台灣的美夢已是池中月啦。

中華民國佔領台灣澎湖,與對所謂對敵方領土的「交戰期占領belligerent occupation」是不一樣。「交戰期占領」是指交戰國在戰爭期間,由交戰的一方入侵或佔領另一方領土的一部份或全部。美國本身佔領日本本土四島,是在日本無條件投降之情況,當然,中華民國也是在台灣(日本領土)無條件投降之下,主要佔領權國和次要佔領權國,分別以軍事力進行一種敵對狀態結束後的佔領,佔領後在締結和平條約之前,事實仍存在「不安定性」,縱使和平條約旨在終止敵對狀態,「不安定性」的因素仍然存在,這兩國對佔領地區屠殺(台灣一九四七年發生二二八屠殺精英事件)、對日本與台灣私有財產與國有財產之處理,有必要詳加深究。只要被佔領領土的最後處分尚未做「最終決定」,特別是「人道問題」「佔領區國籍問題」「效忠問題」等都充滿「不安定性」的誘因,所以海牙第四公約第三篇十五個條文(第四十二條至第五十六條)全面適用。

針對日本、日屬台灣一九四五年八月十五日宣布:「無條件投降」,無條件投降與全面停止戰爭法理上本質不同,同盟國當天通電日本要求立刻下令軍隊停止敵對狀態,授權美軍麥克阿瑟將軍接受日本政府投降書(instrument of surrender),由日本政府九月二日在東京灣美艦密蘇里號簽署。

探討「無條件投降」的法律本質,固然不是由被征服者所定義,因為不是「協商性結束敵對狀態」,而是一種「強制性結束敵對狀態」,無條件投降並非要對日本或台灣人民的毀滅。無條件投降(unconditional capitulation)在嚴格的軍事意義上已成為國際法的慣例,投降協定(capitulation)一般會明定投降條款或條件,但是投降(surrender)大部分是無條件的。要求日本無條件投降,是同盟國對日本戰爭的手段,意味在法律上承認日本在軍事上徹底戰敗,而且放棄恢復敵對狀態的情況,所以,日本這種無條件投降應只適用於軍隊。


首先,中華民國代替美軍執行佔領任務,探究其所依法源(. Sources):

【一般命令第一號命令蔣氏來台灣的內容:】

a. The senior Japanese commanders and all ground, sea, air and auxiliary forces within China (excluding Manchuria), Formosa and French Indo-China north of 16 north latitude shall surrender to Generalissimo Chiang Kai-shek.

a. 位於中國(滿洲除外)、台灣及北緯十六度以北法屬印度支那之前日本國指揮官,以及該地駐屯之所有陸、海、空和後備部蔣介石委員長投降。

(一)戰爭國際法源於以下兩種主要法源:
The law of war is derived from two principal sources:

a. 具有法律效力之條約或公約,諸如〈海牙公約〉和〈日內瓦各項公約〉。

a. Lawmaking Treaties ( or Conventions ), such as the Hague and Geneva Conventions.

b. 習慣。
 
雖然美國所參與簽署之條約或公約,並不包括〈戰時國際法〉之全部內容,但此未成文或慣例法乃為眾多國家習慣所建立,同時也具有國際法所認可之權威。

b. Custom.

Although some of the law of war has not been incorporated in any treaty or convention to which the United States is a party, this body of unwritten or customary law is firmly established by the custom of nations and well defined by recognized authorities on international law.

(二)對美國而言,具有法律效力之條約可與經過美國國會立法的「國內法」具有相同效力,且〈戰爭慣例法〉可與〈盎格魯-美國不成文普通法〉具有相同效力。

Lawmaking treaties may be compared with legislative enactments in the national law of the United States and the customary law of war with the unwritten Anglo-American common law.


(三)戰時國際法的效力
Force of the Law of War:

a. 條約技術效力與美國的立場。 

技術上說,每部規範戰爭行為而具法律效力之條約,與條件規範之範圍,僅對批准國或加入國,且未撤簽或廢止國有效。必要時,也僅對在提出保留意見範圍內而批准或加入條約的國家有效。除特別說明者外,本手冊以黑體字印刷之條文為引自美國已無條件批准之條約的款。

a. Technical Force of Treaties and Position of the United States. Technically, each of the lawmaking treaties regarding the conduct of warfare is, to the extent established by its terms, binding only between the States that have ratified or acceded to, and have not thereafter denounced ( withdrawn from ), the treaty or convention and is binding only to the extent permitted by the reservations, if any, that have accompanied such ratification or accession on either side. The treaty provisions quoted in this manual in bold-face type are contained in treaties which have been ratified without reservation, except as otherwise noted, by the United States.

『戰時國際法』條約之條款乃為「不成文法」一般原則中正式與個別適用的部份。條約成員國間應嚴正承擔的義務,亦應被視為代表現代輿論對國際法中交戰國與中立國應確切遵守的意見。

These treaty provisions are in large part but formal and specific applications of general principles of the unwritten law. While solemnly obligatory only as between the parties thereto, they may be said also to represent modern international public opinion as to how belligerents and neutrals should conduct themselves in the particulars indicated.

基於上述理由,引用的條約條款應被美國嚴格遵守和實施,而不考慮是否是此國家之義務。必要時,應明令軍事部隊長美國與任一相關國家不受此處所引用的明文規則之約束,不可暫時性的不遵守或不實施。

For these reasons, the treaty provisions quoted herein will be strictly observed and enforced by United States forces without regard to whether they are legally binding upon this country. Military commanders will be instructed which, if any, of the written rules herein quoted are not legally binding as between the United States and each of the States immediately concerned, and which, if any, for that reason are not for the time being to be observed or enforced.

b. 美國憲法下的條約效力。 

在美國「憲法」下,「條約」屬於國家的最高法律 ( 憲法第 4 條第 2 款 ) 。因此,〈戰時國際法〉相關條約的效力與國會透過的法律相等。其條款必須被軍事與文職人員給予「憲法」與「法規法律」的文字與精神同等嚴密程度的遵守。

b. Force of Treaties Under the Constitution.
Under the Constitution of the United States, treaties constitute part of the "supreme Law of the Land" ( art. VI, clause 2 ). In consequence, treaties relating to the law of war have a force equal to that of laws enacted by the Congress. Their provisions must be observed by both military and civilian personnel with the same strict regard for both the letter and spirit of the law which is required with respect to the Constitution and statutes enacted in pursuance thereof.

c.慣例法的效力。 

〈戰時國際法〉的「不成文法」或「慣例法」約束所有國家。除對因敵方當局之不合法行動而實施正當的報復之外,美國軍隊亦應遵守 ( 參照本彙編第 497 段 ) 。〈戰爭慣例法〉亦為美國法律的一部份,且在不抵觸美國所簽署的條約或對行政或立法部門有約束力的法案協議等範圍內,美國、美國公民,以及其他服務於國家的人員均應遵守之。

c. Force of Customary Law.
The unwritten or customary law of war is binding upon all nations. It will be strictly observed by United States forces, subject only to such exceptions as shall have been directed by competent authority by way of legitimate reprisals for illegal conduct of the enemy ( see par. 497 ). The customary law of war is part of the law of the United States and, insofar as it is not inconsistent with any treaty to which this country is a party or with a controlling executive or legislative act, is binding upon the United States, citizens of the United States, and other persons serving this country.

舊金山和平條約有關佔領問題條文:Article 6 【佔領結束】

a. All occupation forces of the Allied Powers shall be withdrawn from Japan as soon as possible after the coming into force of the present Treaty, and in any case not later than 90 days thereafter. Nothing in this provision shall, however, prevent the stationing or retention of foreign armed forces in Japanese territory under or in consequence of any bilateral or multilateral agreements which have been or may be made between one or more of the Allied Powers, on the one hand, and Japan on the other.

a. 自本條約生效之後,所有「聯盟國佔領軍」應儘速自日本撤出,此項撤軍不得晚於本條約生效後 90 日。若日本與聯盟國締結有關外國軍隊駐紮或保有於日本領土之雙邊或多邊協定者,不受本條規定所限。

【正確解析】:此條文規定《舊金山和約》生效後,所有「聯盟國佔領軍」應儘速自日本撤出,但因為根據第2條b.日本已放棄台灣、澎湖,所以此條文所提到的日本並不包括台灣、澎湖,因為,台灣、澎湖渋及「懸空割讓limbo cession」的政治問題,不能以「平時國際法」做為解釋台灣地位問題。

本文附註參考文件:
美國陸軍戰場手冊 ( Field Manual ) 彙編
FM 27-10 第一章 基本規則與原則
Section I. GENERAL 通則

1. Purpose and Scope 目的與範圍

The purpose of this Manual is to provide authoritative guidance to military personnel on the customary and treaty law applicable to the conduct of warfare on land and to relationships between belligerents and neutral States. Although certain of the legal principles set forth herein have application to warfare at sea and in the air as well as to hostilities on land, this Manual otherwise concerns itself with the rules peculiar to naval and aerial warfare only to the extent that such rules have some direct bearing on the activities of land forces.

本手冊之目的在提供交戰雙方與中立國軍事人員基於〈慣例法〉與〈條約〉,適用於海戰與空戰之戰爭行為威權性之指引。雖然,此處除陸戰之外的許\多原則也同樣適用於海戰與空戰,但本手冊並不特別處理海戰與空戰,只處理陸戰所涉及的相關議題。

This Manual is an official publication of the United States Army. However, those provisions of the Manual which are neither statutes nor the text of treaties to which the United States is a party should not be considered binding upon courts and tribunals applying the law of war. However, such provisions are of evidentiary value insofar as they bear upon questions of custom and practice.

本手冊為美國陸軍所正式出版的文件。但,本手冊的條款中若非美國法律或美國所參與簽署條約的條款內容,應不視為對法庭在適用戰時國際法時具有絕對的拘束力。但是,此條款具有習慣與實務上無上的價值。


FM 27-10 第六章 佔領
353. Subjugation or Conquest Distinguished 確實的平定或征服

Belligerent occupation in a foreign war, being based upon the possession of enemy territory, necessarily implies that the sovereignty of the occupied territory is not vested in the occupying power. Occupation is essentially provisional.

對外戰爭中的交戰國佔領,基於佔有敵方領土,意味被佔領地的主權不授予佔領國。佔領本質上屬於暫時性質。

On the other hand, subjugation or conquest implies a transfer of sovereignty, which generally takes the form of annexation and is normally effected by a treaty of peace. When sovereignty passes, belligerent occupation, as such, of course ceases, although the territory may and usually does, for a period at least, continue to be governed through military agencies.

另一方面,平定或征服也會導致主權的移轉,一般須以合併國土的形式且透過和平條約使之生效。當主權轉讓時,前述交戰國佔領當然停止,但佔領地通常繼續被軍事機構所治理一段時間。

358. Occupation Does Not Transfer Sovereignty 佔領並不移轉主權

Being an incident of war, military occupation confers upon the invading force the means of exercising control for the period of occupation. It does not transfer the sovereignty to the occupant, but simply the authority or power to exercise some of the rights of sovereignty. The exercise of these. rights results from the established power of the occupant and from the necessity of maintaining law and order, indispensable both to the inhabitants and to the occupying force.

基於涉及戰爭事務,軍事佔領給予入侵軍隊在佔領期間執行控制領地的權力。但這並不移轉主權到佔領者手中,只是賦予此當局執行某些主權的權利。執行此類權利源自於原佔領者之建制權力,以及源自於維持法律與秩序、係對於當地住民和佔領國所不可或缺者。

It is therefore unlawful for a belligerent occupant to annex occupied territory or to create a new State therein while hostilities are still in progress. ( See GC, art. 47; par. 365 herein. )

是故交戰佔領國在戰鬥進行中兼併佔領地,或在那裡建立新國家是不合法的。 ( GC 第 47 條、本彙編第 365 段 )

359. Oath of Allegiance Forbidden 禁止效忠宣誓

It is forbidden to compel the inhabitants of occupied territory to swear allegiance to the hostile Power. ( HR, art. 45. )

禁止強迫佔領地的住民去宣誓效忠敵對國 ( HR 第 45 條 ) 。

361. Termination of Occupation佔領的終止

The law of belligerent occupation generally ceases to be applicable under the conditions set forth in paragraphs 353 and 360. However, with respect to the provisions of GC alone, Article 6 of that Convention provides:

實務上,通常依據本彙編第 353 段與第 360 段中的條件規定交戰佔領在法律上的終止。但有關日內瓦戰時保護平民公約的條款與法第 6 條︰……

362. Necessity for Military Government 軍事政府的必要性

Military government is the form of administration by which an occupying power exercises governmental authority over occupied territory. The necessity for such government arises from the failure or inability of the legitimate government to exercise its functions on account of the military occupation, or the undesirability of allowing it to do so. ( See par. 12, which discusses military government, and par. 354, dealing with civil affairs administration. )

軍事政府是佔領軍對於佔領地區執行政府職權的管理當局型態。對於此種政府的必要性,是由於軍事佔領導而致原來當地合法政府已潰散或不能執行自己的職權,或狀況不允許\時佔領軍不欲其執行職權。 ( 請參見本彙編第 12 段論軍事政府,以及第 354 段處理民政治理的條文 )


「台灣平民政府」委員會召集人 林 志 昇

政治組顧問 何 瑞 元

2008/04/13
 


 美國航空母艦 喬治華盛頓號

駛往日本Yokosuka途中,即將取代小鷹號執行任務

                                                                                                                                        

080420-N-9565D-069 PACIFIC OCEAN (April 20, 2008) Aircraft assigned to Carrier Air Wing (CVW) 17 perform a fly-by maneuver over the nuclear-powered aircraft carrier USS George Washington (CV 73) as crew members and distinguished visitors watch from the flight deck. George Washington is en route to Yokosuka, Japan, where she will replace the aircraft carrier USS Kitty Hawk (CV 63). US Navy photo by Mass Communication Specialist 2nd Class Clifford L. H. Davis (Released)

080420-N-9565D-026 PACIFIC OCEAN (April 20, 2008) An F/A-18 Hornet from Carrier Air Wing (CVW) 17 performs an airspeed maneuver over the nuclear-powered aircraft carrier USS George Washington (CV 73) as crew members and distinguished visitors watch from the flight deck. George Washington is en route to Yokosuka, Japan, where she will replace the aircraft carrier USS Kitty Hawk (CV 63). US Navy photo by Mass Communication Specialist 2nd Class Clifford L. H. Davis (Released)


台灣割讓區

美國國民護照

Passport of Taiwan Cession U.S.A.

 

 

 

申請表格式如圖:
Application for ID Card
Application for Passport

台灣國際地位確定,台灣人民將團結一心,宛如一隻展翅遨翔國際的老鷹,子孫世世代代年年歲歲蓬勃騰達,追求『自由』、 『民主 』、『 平等』、『人權』的理想永不改變,台灣人民團結的一顆心每走到世界任何一個角落,發出台灣人e心聲,呼籲國際社會重視台灣人民的人權,祈盼這股力量將產生蝴蝶效應,讓台灣站上多采多姿的國際舞台,替台灣子子孫孫開展充滿希望的未來。
 ( 護照全本設計圖 )


新書介紹

書名:台灣最終地位

     ( 林志昇、何瑞元 合著)

歡迎到各大書局採購

生長在中國人佔領下的台灣「黑暗年代」,台灣的未來,被反抗中國國民黨統治的一群人所扭曲、凌虐,只想執政的錯誤迷失,完全遮蔽了對台灣的理想,台灣人失去追求真相的勇氣和良心,也缺乏正面抗爭的決心,只能摧毀自己的信心,事實上,自從筆者與美國友人何瑞元先生,發現過去讓台灣人錯誤解讀的真正「台灣地位」,不止台灣人振奮,就連在美國或日本的台僑都表示高興,筆者已經於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四日在美國華盛頓特區聯邦法院提出「維護台灣主權的人權訴訟」,並經十三次的文件往來,目前進入「等候期」,台灣人已經難以忍受真理被怠忽,並且對過去毫無作為的醉生夢死而自責。堅持國際法的學問,從過去錯誤理解「台獨」的夢靨中甦醒過來,朝著「台灣建國」的絕對方向奮勇前進,台灣戰後的戰爭責任,台灣人應該責無旁貸地肩負起來,台灣仍然是美國軍事政府的佔領地,不必逃避,不必退縮,台灣人才會有明天,光明的未來。


誠 徵 志 工

為順利推動成立「台灣平民政府」之偉大工程,儘速擺脫中國併吞台灣野心,特誠徵志工,凡支持者均可報名為志工,有意參與者請填妥下列報名表,傳真(02)29874127或傳電子信箱 hmr@ms16.hinet.net

美國台灣割讓區台灣平民政府籌備中心秘書處

報名表如圖

---------------------------------------------------------------------------------------------------------------------------------------------------

相信我們一定會成功,我們的成功也等於台灣人民的成功, 而且,這個成功是我們台灣人及後代子子孫孫要分享的無量價值。 我們向美國國務院提出台灣重建基金之申請,有了穩固的基金之後,可以進行媒體各式的廣大宣導,讓全台灣人民男女老幼明瞭台灣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的歷史真相,向台灣人民闡述台灣的國際地位真相之來龍去脈,再進而讓台灣人民擁有屬於自己與受到國際社會承認的正確身份。

這也是一項重大教育工程,喚醒台灣人被中國國民黨荼毒55年的錯誤教育思想,請大家共同參于這項重大工程,用你的心與汗水換取被擔誤62年的命運,造福你我的後代子孫。


我們正召集志工,竭誠歡迎大家的加入,相信大家是深愛台灣的,而且是義不容辭的,更是你我不可推卸的責任。

讓我們一起為台灣寫真正屬於台灣的歷史吧!!
 

By 蝶衣

2008/2/3

 

自1997年~ 2007年的現在

 

美軍一直在南中國海佈署軍力

 

影音檔

美國第七艦隊 US 7th Fleet 保護之下

台灣是絕對安全的

美軍在日本與琉球群島的行動 ( 影音檔 )

歡迎下載列印, 大量傳播

美國第七艦隊US 7th Fleet保護之下
台灣是絕對安全的

控訴美國 募款活動


 

讓臺灣回到歷史原點 網站 : http://www.taiwanus.net/roger/home.htm

 

林志昇部落格 : http://tw.myblog.yahoo.com/rogerlin2005tw/ 

 

環球漫話社 : http://chengkuangchen.googlepages.com/

 


 

你我都應該知道的台灣歷史真相 !!


 

究竟,有多少臺灣人,曾經很認真地去思考過臺灣的主權與定位的問題?


思考過程中,是否找對門路了? 或是人云亦云? 你願意就這樣接受嗎?


讓我們一起回到臺灣歷史原點,釐清臺灣正確國際地位!

 


美軍在太平洋的佈署與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