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語言世界觀 >台語漢字正解九 ~ 王華南
台語漢字正解九 ~ 王華南

[原著]

[henry]於2011-03-04 07:14:56上傳[]

 





第1節




台語漢字正解 九

王華南

 

第一節

35.蛺也」【iāh-á , ㄧㄚㄏ–ㄚˋ而非「蝶仔

  蝶仔兩字之文讀音分別為「diāp , ㄉㄧㄚㄅ–」、「chú ,ㄗㄨˋ」。

在台語無文讀音「d , 聲母」轉為口語音之「空聲母」或「無聲母」之例

在台語無文讀音「ch ,聲母」轉為口語音之「空聲母」或「無聲母」之例

  最初之正字就是「夾」,「夾」字其實就是蝴蝶之象形文,後來「夾」轉為他意,所以加「虫」部首成為」。《本草綱目》:「蛺蝶輕薄,夾翅而飛」。

  《集韻》:「轄夾切」,文讀音取「」【hāt , ㄏㄚㄊ–】陽入調之聲母h , 】和「」【kiáp , ㄚㄅˋ】陰入調之韻母iap , ㄚㄅ】,

切合成陽入調【hiāp , ㄚㄅ–

  在台語有文讀音h , 轉為口語音之「空聲母」或「無聲母」之例,「」文讀音為hāp , ㄏㄚㄅ】、口語音轉為無聲母之āh ,ㄚㄏ】,紙盒【chua-āh ,ㄗㄨㄚ ㄚㄏ】。所以之口語音可轉為【iāh , ㄧㄚㄏ–】。

 

36.「陰琛」【īm-tim , ㄧㄇ– ㄊㄧㄇ】而非「陰鴆」

陰琛在台語是指陰沉之意,如:個性陰琛。

見《正韻》:「丑森切」,取「丑」【tiú , ㄊㄧㄨˋ】陰上調之聲母t , 】和「森」【sim , 】陰平調之韻母【im , ㄧㄇ,切合成陰平調tim , ㄊㄧㄇ琛原指深暗色之寶玉引申形容陰沉

「鴆」之文讀音為m , ㄉㄧㄇ】屬陽去調,見《廣韻》:「直禁切」見說文解字:「毒鳥也」,可見「鴆」之音意皆不合。

 

37.「億」、「臆」ióh , ㄧㄛ˙

 「猜」在台語之同意常用口語音為【ióh ,ㄧㄛ˙】,正字為「億」,其出處見《論語先進篇》:『子曰:「賜不受命而貨殖焉,億則履中。」』「億」發【ióh , ㄧㄛ˙】音就是 「猜」之意,「億則履中」以台語之口語音應唸做【ióh chiáh lui-di`ɔŋ ,

ㄧㄛ˙ ㄐㄧㄚ˙ ㄌㄨㄧ ㄉㄧɔㄥˇ】,就是孔子讚嘆其弟子端木賜〈又稱做子貢〉善做期貨,每猜必中。後來「億」被轉借為記數字之詞如:「一億、十億、百億」,所以另造「臆」字而出現「臆測」之詞。

因此造成「億」之漢字文讀音為【iék ,ㄧㄝㄍˋ】,「億」之口語音為【ióh ,ㄧㄛ˙】。

「億萬」之文讀音為【iek-bān ,ㄧㄝㄍ ㄅ゙ㄢ】,「億著」之口語音為【ióh-diòh ,

ㄧㄛ˙ ㄉㄧㄛㄏˇ

註:依尾字輕聲變調之原則,「億著」之「億」【ióh ,ㄧㄛ˙】不變調,「億著」之「著」由陽輕調【diōh , ㄉㄧㄛㄏ】降為低輕調【diòh , ㄉㄧㄛㄏˇ】。

「億著」【ióh-diòh ,ㄧㄛ˙ ㄉㄧㄛㄏˇ】就是北京話「猜中」之意

「億著也」【ió(h)-diōh ā ,ㄧㄛˋ ㄉㄧㄛㄏ ㄚ–】就是北京話「猜中了」之意

「億無著」【ió(h)-bō-diōh ,ㄧㄛˋ ㄅ゙ㄛ ㄉㄧㄛㄏ】就是北京話「沒猜中」之意

在台語文讀音為【iék ,ㄧㄝㄍˋ】之韻字,口語音為【ióh ,ㄧㄛ˙】之韻字有以下幾例:

例一、「借」之文讀音為【chiék , ㄐㄧㄝㄍˋ】,口語音為【chióh , ㄐㄧㄛ˙】。

「借支」口語音為【chió(h)-chi , ㄐㄧㄛˋ ㄐㄧ】。

例二、「惜」之文讀音為【siék , ㄙㄧㄝㄍˋ】,口語音為【sióh , ㄙㄧㄛ˙】。

      「可惜」口語音為【kho-sióh , ㄎㄛ ㄙㄧㄛ˙】。

例三、「石」之文讀音為【siēk , ㄙㄧㄝㄍ】,口語音為【chiōh , ㄐㄧㄛㄏ】。

      「寶石」口語音為【po-chiōh , ㄅㄛ ㄐㄧㄛㄏ】。

例四、「蓆」之文讀音為【siēk , ㄙㄧㄝㄍ】,口語音為【tsiōh , ㄑㄧㄛㄏ】。

      「草蓆」口語音為【tsau-tsiōh , ㄘㄠ ㄑㄧㄛㄏ】。

例五、「尺」之文讀音為【tsiék , ㄑㄧㄝㄍˋ】,口語音為【tsióh , ㄑㄧㄛ˙】。

      「寸尺」口語音為【tsún-tsióh , ㄘㄨㄣˋ ㄑㄧㄛ˙】。

 

 

第二節

38. 應為「篢也店」【kam-a-diàm , ㄍㄚㄇ ㄚ ㄉㄧㄚㄇˇ】而非「柑仔店」

 「篢也店」是指舊式雜貨店將每一種貨品置於籃中或箱中,而「篢也」即北京話之籃子或箱子。註:在台員市面上並無只賣「柑也」(橘子)之店。

  《類篇》:「篢,古禫切,音感」。

「篢」之文讀音取「古」【ɔ , ɔˋ】陰上調之聲母k ,】和

「禫」【dám , ㄉㄚㄇˋ陰上調之韻母am ,ㄚㄇ】,

切合成陰上調kám , ㄍㄚㄇˋ,見《揚子方言》:「,箱類」。

「篢」之原本正字為「匚」之內加「贛」,即「」。

 

39. 應為「狡獪」【kau-kuài , ㄍㄠ ㄍㄨㄞˇ】而非「搞怪」

 台語形容一個人行為或思維經常反反覆覆、陰險狡猾、狡詐,發音:【kau-kuài ,

ㄍㄠ ㄍㄨㄞˇ】,正字應為「狡獪」,不知者以華語之相近音字「搞怪」代替。

其實「搞」字有兩種發音,

一、《集韻》:「同敲,丘交切」,取「丘」【khiu , ㄎㄧㄨ】陰平調之聲母kh ,】和「交」【kau ,ㄍㄠ】陰平調之韻母,切合成陰平調khau ,ㄎㄠ】。

二、《集韻》:「相違也,口到切」,取「口」【kh΄ɔ ,ɔˋ】陰上調之聲母kh ,】和「到」【dò ,ㄉㄛˇ】陰去調之韻母,切合成陰去調khò ,ㄎㄛˇ】。

依上述註解,顯然音意皆不合。

「狡」發音見《唐韻》:「古卯切」,取「古」【ɔ , ɔˋ】陰上調之聲母k , 】和「卯」【báu , ㄅㄠˋ】陰上調之韻母,切合成陰上調káu , ㄍㄠˋ】,

「狡」見《玉篇》:「猾也、獪也」,所以「狡獪」是同意字之連詞。

發音見《正韻》:「古壞切」,取「古」【ɔ ,ɔˋ】陰上調和之聲母k , 】「壞」【huāi , ㄏㄨㄞ–】陽去調之韻母,切合成陰去調【kuài ,ㄍㄨㄞˇ】。

」見《說文解字》:「狡獪也」,可見「狡獪」一詞在漢代是通用語詞。

 

40. 應為「孨也」【gin-á , ㄍ゙ㄧㄣ ㄚˋ】而非「囡仔」

   台語稱孩子(含複數之意)曰【gin-á , ㄍ゙ㄧㄣ ㄚˋ】,正字為「孨也」,參見       《說文解字》:「謹也、从三子」,就是發音若謹【kín, ㄧㄣˋ】、从三子(在古代比喻為子之多數)表示孩子們之意。

「錦」在台語之文讀音為【kím, ㄧㄇˋ】、口語音為【gím , ㄍ゙ㄧㄇˋ】,由此例反推「孨」之上古音發【gín , ㄍ゙ㄧㄣˋ】。

廈門大學編著之《普閩詞典》以囡字代替,見《集韻》:「囡,昵洽切」,

取「昵」【līt , ㄌㄧㄊ】陽入調之聲母【l , 】和

「洽」【hiāp , ㄧㄚㄅ】陽入調之韻母【iap , ㄧㄚㄅ】,

切合成陽入調【liāp , ㄌㄧㄚㄅ–】。

囡之意參見《說文解字》:「私取物縮藏之」,可見音意皆不合。

台語曰:「囡起來」liāp kìh-làih , ㄚㄅ ㄎㄧㄏˇ ㄌㄞㄏˇ】,就是將錢或物私藏起來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