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語言世界觀 >台語漢字正解十一 ~ 王華南
台語漢字正解十一 ~ 王華南

[原著]

[henry]於2011-03-17 05:25:25上傳[]

 





第1節




台語漢字正解 十一集

王華南

 

第一節

 

49. 應為是「剾皮」【khāu-phûe , ㄎㄠ ㄆㄨㄝˊ】而非「刮皮」

 台語稱「刮皮」為【khāu-phûe , ㄎㄠ ㄆㄨㄝˊ】,正字為「剾皮」,因「剾」為華語之罕用字,俗寫時以華語之「刮皮」代替。

《廣韻》:「剾,剜堣]。恪侯切」,

取「恪」【kh΄ɔk , ɔㄍˋ】陰入調之聲母【kh , 】和

「侯」之口語音【hâu , ㄏㄠˊ】陽平調之韻母【au , ㄠ】

切合成陰平調【khau , ㄎㄠ】。

台語曰:「剾喙鬚」(khāu-tsúi-tsiu , ㄎㄠ ㄘㄨㄧˋ ㄘㄧㄨ)即華語之「刮鬍子」,台語曰:「用刀剾」即華語之「用刀削」。

 

50. 應為「薅草」【khāu-tsáu , ㄎㄠ ㄘㄠˋ】而非「割草」

 「割草」在台語口語音發【kuá(h)-tsáu , ㄎㄠ-ㄘㄠˋ】,其意為用刀割草,而「薅草」在台語發【khāu-tsáu , ㄎㄠ ㄘㄠˋ】,其意為「除草、拔草」之意。

《漢書王莽傳》:「每縣則薅」注見顏師古(西元581645精於訓詁祖父顏之推)曰:「薅耘,去草也」。

《廣韻》:「薅,除田草也。呼毛切」。

「呼」之古音(台語之口語音)發:【khɔ ,ɔ】,取陰平調之聲母【kh ,】和

「毛」之古音發:【mâu , ㄇㄠˊ】陽平調之韻母【au ,】,

切合成陰平調【khau , ㄎㄠ】。

◆在台語文讀音之【h , 】聲母可為轉口語音之【kh ,】聲母,

如「環」文讀音為【huân , ㄏㄨㄢˊ】、口語音為【khuân , ㄎㄨㄢˊ】,

「圓環」之口語音為【īñ-khuân , ㄥㄧ ㄎㄨㄢˊ】。

◆在台語文讀音之【ɔ , ɔ】韻母可為轉口語音之【au , 】韻母,

如「厚」文讀音為【ɔ , ɔ】、口語音為【kāu , ㄍㄠ】,

「厚禮」之口語音為【kàu-lé , ㄍㄠˇ ㄌㄝˋ】。

 

51.「菣芳」【khién-phaŋ , ㄧㄝㄣˋ ㄆㄤ

以芳香菜細切,如蔥、蒜、薑等,入鍋中用熱油炒爆,在台語稱為「菣芳」【khién-phaŋ ,ㄧㄝㄣˋ ㄆㄤ】,北京話稱為「爆香料」。

《爾雅釋草》:「蒿,菣。」注:「今人呼青蒿,香中炙啖者為菣。」

「菣」音【khièn ,ㄧㄝㄣˇ】,《唐韻》:「菣,苦甸切。」

「菣」之文讀音取「苦」【kh΄ɔ ,ɔˋ】陰上調之聲母kh ,】和

「甸」【diēn ,ㄉㄧㄝㄣ】陽去調之韻母ien ,ㄧㄝㄣ】,

切合成陰去調【khièn,ㄧㄝㄣˇ

 

 

第二節

 

52. 應為「彔落來」【lák lòh-làih , ㄚㄍˋ  ㄌㄛㄏˇ  ㄌㄞㄏˇ】而非「落落來」

  「彔」參見《說文解字》:「刻木彔彔」,「彔」是最具體之象形字,「彔」之上部「彑」就是刻木時所刻之洞孔,「彔」之下部就是刻洞孔時所掉落之木屑。

用「落落來」令讀者難以適從,因「落」之文讀音為【lˉɔk , ɔ】、口語音為【lōh , ㄛㄏ–】,再轉為【lák , ㄚㄍˋ】在文句之表達則不易分辨。

 

53. 應為「搦魚」【liàh-hî , ㄌㄧㄚㄏˇ ㄏㄧˊ而非「掠魚」

 台語【liāh , ㄌㄧㄚㄏ–】之正字為「搦」而非「掠」,「掠」為掠奪之意並非「捉」、「抓」之意。《廣韻》:「搦,捉搦也。」《唐韻》:「搦,尼革切。」

「搦」之文讀音取「尼」【lî , ㄌㄧˊ】陽平調之聲母l , 】和

「革」【kiék , ㄍㄧㄝㄍˋ】音入調之韻母iek , ㄧㄝㄍ】,

切合成陽入調【liēk , ㄌㄧㄝㄍ–】。

和「革」同韻母之「」文讀音為【iēk , ㄧㄝㄍ–】、口語音為【iāh , ㄧㄚㄏ–】,相同理則,「搦」文讀音為【liēk , ㄌㄧㄝ-】、口語音為【liāh , ㄌㄧㄚㄏ–】。

◆台語之搦魚」【liàh-hî , ㄌㄧㄚㄏˇ ㄏㄧˊ】即華語之「捕魚」,

◆台語之搦賊」即華語之「捉賊」【liàh- tsāt ,ㄌㄧㄚㄏˇ ㄘㄚㄊ–】,

◆台語之搦令」liàh-liêŋ , ㄌㄧㄚㄏˇ ㄌㄧㄝㄥˊ】,

  俗寫成「搦龍」,「龍」【liêŋ , ㄌㄧㄝㄥˊ】(係取其諧音字)即華語之「按摩」。

 

54. 應為「臨眯liām-mī , ㄌㄧㄚㄇ 而非「連鞭」

    台語之【liām-mī , ㄌㄧㄚㄇ 】係短暫、急忙之意,如連忙趕去,

台語曰:【lām-mī kuàñ khì ,ㄌㄧㄚㄇ ㄍㄥㄨㄚˋ ㄎㄧˇ】,雖和北京話

「連忙」之意接近,但「連忙」在台語發音為【liēn-bâŋ ,ㄌㄧㄝㄣ ㄅ゙ㄤˊ和【liām-mī ,ㄌㄧㄚㄇ 】不合。連鞭係連橫(連戰之祖父)自撰之說法,且音意皆不合,「連鞭」之台語發音為【liēn-pien ,ㄌㄧㄝㄣ ㄅㄧㄝㄣ】,文讀音之【ien ,ㄧㄝㄣ】韻母在台語無轉口語音【iam ,ㄧㄚㄇ】韻母之常例,「鞭」之文讀音為【pien , ㄧㄝㄣ】、口語音為【piñ ,ㄅㄥㄧ」,無再轉其他韻之常例,「鞭」為陰平調更無轉陽去調之例。

「臨」字文讀音為【lîm , ㄌㄧㄇˊ】、口語音為【liâm , ㄌㄧㄚㄇˊ】,臨時之口語音為【lām-sî , ㄌㄧㄚㄇ 厶ㄧˊ】。

見《唐韻》:「莫禮切」【bˉɔk , ㄅ゙ɔㄍ– ㄌㄝˋ】切合成陽上調轉陽去調【, ㄅ゙ㄝ–】。

在台語之聲母有文讀音【b】轉口語音【m】之常例,如:保姆之姆發文讀音【ɔ,  ɔˋ】轉為阿姆(伯母)【ā-m΄ , ㄇˋ】之姆【,ㄇˋ】為口語音;韻母有文讀音【e ,】轉口語音【i ,】之常例,如:雲泥之泥發文讀音【, ㄌㄝˊ】轉為水泥【chui-nî ,ㄗㄨㄧ ㄋㄧˊ】之泥【nî ,ㄋㄧˊ】為口語音。因此 ,ㄅ゙ㄝ–】文讀音可轉為口語音【 , 】。

見《廣韻》:「物入目中也」,就是東西一掉入眼中立即眨眼,表示急促短暫,而「臨時」之「臨」發【liâm , ㄌㄧㄚㄇˊ】亦指短暫之意,所以臨眯才符合正確音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