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學與奴隸觀

滿人入主中原後,命令所有的男人薙髮留辮,「留頭不留髮,留髮不留頭」。孔子所痛恨的「被髮左紝」如今一一實現。剃頭師傅在街頭擺設攤位,旁邊有數名清兵監視,隨意在路上捉了漢人來剃頭,若不遵從立即砍頭,殺戮的情景日日在街頭上演。
滿人人口雖不及漢人的百分之一 ,但以儒教統治中國,仍行君君臣臣的儒術,把漢人管得服服貼貼的。儒生則是有科舉便衝破頭也要應考,認為有官位即是光宗耀祖,全忘了祖宗八代是什麼,根本不去思考滿人皇帝是否是要對其效忠的對象。這些不了解種族大義的人全是儒生,成為統治者的標準御用工具。讀書人全無自主的思考能力,全中了二千年前董仲舒向漢武帝建議獨尊儒術的遺毒。歷代皇帝、統治者深知儒學是政權的最大保障,受儒學的影響讀書人是不論當皇帝的人是否是漢人,所以歷代王朝只有鼓勵儒術即可讓有「奴隸觀」無「主人觀」的讀書人群起保皇。因此中國沒有任何一代王朝膽敢提出要更改,只要控制了中國的讀書人,只要提供科舉及一些官職為餌,儒生全忘了民族大義,全部都成了御用工具,再由他們去管理億萬黎民,統治中國成了輕而易舉的事,這也是夷人所稱的「以漢治漢」。
這種儒學的影響到了十九世紀未的台灣,當日本人來佔領台灣時,幾乎所有的讀書人,一如明末滿清入關時漢人的表現,很快的歸順外族,但是沒有受儒學影響的台灣人勇敢面對日本人發生了七年血戰。到了二十世紀台灣的讀書人在日本教育体制下,急速脫離了儒學的影響,就可看到台灣知識份子的覺醒。

荷蘭人佔領台灣後,透過蘇鳴崗在泉州名為招募移民,實為引進奴隸耕作王田。蘇鳴崗是巴達維亞第一代的漢人頭目,是荷蘭東印度公司招募移民的買辦,換句話說,他是靠奴隸買賣,把漢人同胞一批批交給東印度公司來賺錢。由於蘇鳴崗出身福建泉州,漳泉二州的流亡農民,一聽到同鄉先輩又是移民成功者蘇鳴崗替荷蘭人招募移民,都志願賣身往赴台灣。
處於社會動盪和經濟凋弊的情景之下,熟悉海洋生活的福建和廣東一帶的流亡農民,當然正急需在海外尋覓最後一條生路。當在此時,在東洋各地殖民的歐洲人也正在尋求大批農業勞動力,這對福建、廣東的流亡農民來說,不啻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因此,這些流亡農民毫不介意歐洲人慣用詐技,爭先恐後的自願賣身,欣然出國往赴海外。這些到台灣來的漢人移民,都是所謂的「流民」或「飢民」,都是中國封建社會的犧牲者。同時,當這些流亡者要逃出中國大陸之際,又被烙下違反「出海禁令」的罪名。所以,這些出國移民被中國執政者當成反社會性的罪人,也就是說,這些農業移民在政治、經濟、社會的各方面都已被當政者放逐於中國社會之外,而和中國大陸斷絕了關係;由於當時交通通信並不發達,所以他們來到台灣之後,便與留在中國本土的親友斷絕了聯絡。
明朝百年來沒有出現明君,倒是出現了昏君、庸君、亂君、亡國之君,宦官當道,秘密警察(東廠)橫行。此時的儒教非但沒有挺身而出扶國衛民,也不思改變不合理的亂象,反而投靠統治者,披上衛道者的外表,高唱君君臣臣的儒學,繼續他們的十年寒窗科舉大夢,成為不折不扣的御用工具,於是善良的百姓、廣大的民眾、無知的被統治者,全都變成為中國封建社會的犧牲品。

一六二八年,大明皇朝天啟皇帝駕崩,由於沒有子嗣,其帝位就由他的皇弟,即萬曆皇帝的庶子信王繼位,年號崇禎。大明皇朝嚴重腐化,新任崇禎皇帝雖頗思有一番作為,但過於神經質,自即帝位以來,引發了不少的政爭和冤獄,皇帝本身氣量狹小、多疑善妒,對任何人都不信任,祇要有人密告,不分青紅皂白便派出宦官嚴厲調查,周邊又有東廠太監為皇帝的鷹犬,不斷傷害、迫害政府大員,使朝廷陷於一片白色恐怖的混亂中。像大明皇朝最後希望的功臣名將袁崇煥,就死於皇帝所惹出來的冤獄中。
由下圖中所顯示的年代是明末在中國各地民變發生年代。全國各地都起來反抗大明的統治,(數字代表發生之西元年)東南沿岸一帶的地方政治領袖,對大明皇朝已完全失望,希望早日改朝換代。
從另一方面就是滿人的立場來看,何以滿人能入主中原? 其實滿人的文化遠低於漢人,他們在一五九九年才仿蒙古文創出滿洲文字,換句話說,在一五九九年以前,全國皆為文盲。從滿人文字的創立就知道萬里長城的另一作用,它是為漢民族保護北方的入侵,但是也是漢文化無法越過長城向北方民族發生影響。 由低生活、低文化的滿人來統治高生活、高文化的漢人,結果可想而知,尤其不同民族的生活認知、價值認定、語言、道德觀念、行為規範均有差異,彼此格格不入。剃頭是生活認知上的服裝儀容而已,其他尚有價值認定、語言、道德觀念、行為規範,是更大的衝擊。

圖 5 明末民變發生年代表
漢民族在漢武帝罷黜百家獨尊儒術後,全國人民就失去了活動力,思想全被栓在儒教的牢籠內,再也看不到春秋戰國時代諸子百家思想爭鳴的情景,取而代之的是唯唯諾諾的儒學。在二千年持續的儒教影響下,每一個人都是皇帝的奴隸。大明的皇帝一個比一個昏庸,但皇帝周遭的重臣卻沒有一位挺身而出,指出皇帝的不是,代之以唯唯諾諾的奴隸作法,結果大明王朝滅亡。
滿人成功的逐鹿中原,繼之繼承儒教統治的方式,開放科舉,漢人競相求取功名,結果不問可知,漢人將又關在儒教的牢籠內。對滿人新皇帝表達唯唯諾諾的「奴隸觀」,滿人也將穩穩地統治中國。在世界的舞台上,漢民族因長期失去思想的活動力,亦將失去領導世界的地位,淪為受侵略者、受迫害者、受殖民者。
十七世紀荷據時期來到台灣的漢人與在中國大陸的漢人是有所區別的。到台灣來的人並不是挾帶鉅資逃離國難來台灣享受的,而是為生活所迫,不得不逃離苦難的中國。來台灣的人大多是低收入、低教育的勞動階層,低教育者中儒毒輕,高教育者中儒毒深。比如無污染的麻豆原住民絕非唯唯諾諾的奴隸觀者,因此敢於反抗紅毛人的殖民統治。

 

Copyright © 2003 Taiwanus.ne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