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與台灣

日本人對台灣野心勃勃,與不太關心台灣的中國漢人不同,一五九三年,日本戰國時代當政者豐臣秀吉致書於「高山國」(當時日人對台灣的稱呼),但因台灣原住民未有統一的國家,使臣無功而返。又出兵侵略朝鮮,同時亦有意襲台。明廷獲知日本意圖攻擊中國,乃派兵朝鮮,再度收澎湖於版圖之內,一五九七年(萬曆二十五年),並設澎湖遊兵,春冬前往汛守。
由於日本人在中國沿岸的走私貿易為明廷所嚴禁,台灣及東南亞的各港埠變為中日走私貿易的會合地點,德川幕府因而在一六○九年下令九州地方領主有馬晴信派兵侵台。七年後(一六一六年),九州地方領主村山等安帶兵船十三艘企圖再犯台灣,但兩次皆為大風浪所阻,未能成功。
嘉靖(一五二二至一五六六年)以來,海寇坐大,隆慶(一五六七至一五七二年)、萬曆(一五七三至一六二○年)以來,明廷對海洋的管理仍然是以「海禁」的方式處理,如此人民反而挺而走險。又中國人口壓力增高,中日兩國的冒險家,均至呂宋、台灣等地貿易。
一六○二年(萬曆三十年),倭寇以東蕃(泛指台灣)為巢穴,出擾海上,明將沈有容奉命討之,於是年十二月三十日,與倭戰於東蕃,斬敵火攻,悉殲眾倭,這是明代官兵入臺的第三役。是役有陳第者,隨軍來臺,撰東蕃記一文,歸集於「閩海贈言」一書,描述台灣極詳。萬曆四十五年(一六一七年),據陳錫仁皇明世法錄卷七十五彭湖圖說,倭寇又竄臺,官軍追剿至東蕃竹萋港(即竹塹),這是明代官軍至臺的第四役。一六二四年(天啟二年)荷人據臺之後,日人在臺的勢力仍未衰落,每因貿易關係與荷人發生衝突,到一六三六年(崇禎九年)日人自頒鎖國令,日人因此來台灣人數銳減,同時也失去對台灣的影響力。

荷蘭人在佔據台灣以前,每年有兩、三艘的日本朱印船駛至台灣,與中國走私商人會合交易。由於日本人以豐富的白銀為資本,可以搜購所有大陸沿岸商賈所攜來貨物。荷人佔領了台灣以後,因無法與日本人競爭,故產生和日本之間的貿易摩擦。過去台灣一直是中日二國商人通商貿易的會合地,日本官員、商人以及在日華人,從幕府處領到允許出航的朱印狀後,搭乘所謂的朱印船和自中國福建渡海來台的中國走私船,在台灣南部的大員,北部的雞籠、淡水等地區,進行貿易交易。自一六一七~一六三六年止,官方允許前往台灣通商貿易的朱印船共有三十五艘。荷蘭人認為這樣的交易侵佔了他們的利益,一六二五年,荷蘭駐台長官馬蒂孫克強制規定,來台的日本商船必需課征10%的輸出稅,但日方認為商船通商往來是經過幕府將軍許可,而來台從事貿易更先於荷蘭人,因此拒不繳納。

荷蘭人於是宣稱課稅的目的是為了共同分擔防衛西班牙和葡萄牙二國侵擊的軍事保護費。日本人更不表贊同。於是,馬蒂孫克下令沒收日本人在台灣所買到的生絲。其中有一艘朱印船的船主是長崎代官末次平藏,致使事件擴大,衝突升高。這就是一六二八年歷史上著名的船長濱田彌兵衛與荷蘭台灣長官奴易茲事件。因此事件,引起日本官方禁止荷蘭人在日本從事貿易時間長達五年之久。直到一六三二年(崇禎五年)荷蘭當局將奴易茲押付日本方得解禁。


圖 7 十七世紀日本的朱印船


 

Copyright © 2003 Taiwanus.ne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