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小反五年大亂

滿清政府以台灣的佔有是在不得以的情況下為之,原本就要拋棄的地方。所以對台灣的統治根本無心管理,任其官吏胡作非為。所以台灣的統治是依殖民地的統治方式進行,在經濟上無所不用其極的剝削。
所以把台灣當做敵境和中國本土不一樣的領土,以各種差別待遇,橫征暴斂,引起台灣人民極度的不滿,終於使台灣人(即本地人台灣本地人大眾)勇敢的站起來,以卵擊石,前仆後繼進行各種的「反唐山」的武力起義抗爭。由於這些反唐山的武裝革命又頻繁且熾烈,所以「三年小反,五年大亂」,就是對統治者最佳的詮釋。也是歷史上僅有對政府不信任的全民用語。參加抗清革命的本地人即台灣本地人愈來愈多,規模也愈大,如在朱一貴揭竿起義時即一七二一年,滿清從中國大陸派來的水師提督施世驃對朱一貴的武力人數評估是三十萬人。可見滿清統治台灣之失敗,一人登高一呼即全台響應達三十萬人,這就是暴政所引起全民的反抗。
這個現象在一七八六年林爽文領導抗暴的時候,已壯大到連官方的文件是有如下的記載:
「是役亙於台地南北千餘里,巨兇糾惡與脅從者,將近百萬人」。
閩浙總督吳棠於一八六六年(清穆宗同治五年)的一件奏摺中說:「民忿官之貪庸也,乃相率結合私鬥,成巨案,諺云.「十年一大反,五年一小反 」大概由此。』
福建巡撫丁日昌在一八七六年(清德宗光緒二年)的一件奏摺中說:『台灣吏治,黯無天日,牧、令能以撫宇、教養為心者不過百之一、二,其餘非性耽安逸;即剝削脂膏;百姓怨毒已深,無可控訴,往往挺而走險,釀成大變,台灣所以相傳有「無十年不反」之說也!.」
這時離開棄台與日本,已不到二十年滿清的統治還是那麼亂。

台灣人的反清運動,每次都可立即喚起全民的響應,但是來自中國無止盡的軍隊一波波來台,實施大屠殺。屠殺人數極多極大,把台灣全島投入活地獄裡去。
在這樣彼此一來一往的武裝革命中,滿清政府不能得到教訓,不思台灣人集體抗暴的根本原因。只知每次的鎮壓台灣人是以分化成功,而洋洋得意。甚至於還將班兵制度、不攜眷、不築城等造成台灣人從中國人分離而出的因素大加贊揚。於雙方乃燃起更深的仇敵心,尤其是被統治被屠殺的台灣本地人,在這慘酷的革命體驗之下,更深一層的認識到「本地人」和「唐山人」的不同。

台灣本地人每次起來武裝革命中,有幾個共同特點:
(一) 對象 : 每次都以反外來的統治集團(官、兵、大租戶、大商人)為對象。
(二) 起義的號召人及領導人:都是來自台灣本地人大眾之中(例如,朱一貴是飼鴨為業的農村貧人,林爽文乃是鄉鎮貧民的頭目)
(三) 武裝革命的主力軍 : 亳無例外的全由台灣本地人大眾所組成。
(四) 小租戶或其子弟的讀書人(當時的知識份子)每次卻和大眾起義都幾乎不相干,而始終站在台灣農民大眾的反抗革命之圈外。

這樣,滿清統治的二百一十三年間,可算為「大反」之類的抗暴,已有了三、四十起,在滿清據台二百十三年之中,滿清人刻意的區分被統治的台灣人與統治者,並又將台灣人分化為泉州人、漳州人、客家人(當時稱為粵人)及番人(即原住民,也稱為先住民),以上有計錄可尋的武力抗爭,反清起義、先住民起義事件及被分化所引起的分類械鬥共計有一百三十八案之多。

 

Copyright © 2003 Taiwanus.ne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