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視貪婪症

郭弘斌


在政壇上常常會看見某些立委,他們大言不慚發表言論是阻礙了台灣的自主、進步與成長。他們不思身受台灣的裁培,不知感恩圖報,反而以圖利他國為目標。 進一步言之,做為領導階層的少數領導者也同樣可看到這個現象。再仔細觀察,在廣大的群眾中亦可發現同樣的情形,譬如盛行已久的賄選,即是鐵証。
這到底是出了什麼問題,就有人身受台灣的滋養,但是說出來的話及行動卻以外國為優先,是人性的問題,仰是教育上出了問題。筆者認為這是患了「短視貪婪症」,這個症狀是看到眼前小小的利益,就忘了自己是誰,失去自己的立場,若有金錢名譽的誘惑就失去了道德的規範,忘了親情。
我們舉出一個歷史上的實例,那就是鄭成功的父親鄭芝龍,鄭芝龍受到滿清以閩粵三省總督之職的誘惑,於是忘了自己是漢人,投向文化較低的滿人。西方學者對鄭芝龍的評語是「短視到見不到自己的鼻子」。鄭芝龍受到滿清的禮遇八年即打入監獄,十五年後全家十一口被殺於北京。這就是患有「短視貪婪症」的下場,現代人能不記取這個血淋淋的教訓嗎?
賄選中的受賄人即是患有「短視貪婪症」的另一証明,明明買票者是沒有台灣意識,或是居於反民主、反台獨的政黨,但因眼前的賄選有新台幣伍百至一萬的收入,以致這張寶貴的票就投給賄選人。所以立法院有台灣意識的人居於少數,於是台灣的自主再遭受無情的衝擊,國家機器停擺。
短視貪婪症不僅發生在台灣,它也發生在法國,法國在二十世紀亡國二次,這是人類的病症。為了醫治它,需要全民投入,凡是你知道某人是沒有台灣主體意識的人,你就告訴他:「你得了短視貪婪症」。若一個人知道了自己的病症,自我醫療的功效是十分可靠的。
在政壇上各位也可輕易的看出,那些反軍購的政黨及立委,不就是患了「短視貪婪症」嗎? 又修平技術學院的拆國旗案,教育部凍結三千萬元就是針對患有短視貪婪症的人當頭棒喝。

         
Copyright © 2003 Taiwanus.ne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