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最愛網
會員中心 贊助提供 徵求志工 線上電台 優惠精品 合作夥伴 關於我們 連絡我們
 
         
  首頁 > 新聞網> 評論專欄>與高中同學聊民主政治 *南嘉生
與高中同學聊民主政治 *南嘉生

[TaiwanPost]

[2020-06-05 15:49:05]

 


CH 1




6月 05, 2020

親愛的建國同學:

接到你的信後,我遲遲沒有回覆。因為一動手,以往高中的情境就一一浮現,心緒不能自已。現在終於有點平復,也就勉強自己回信給你。

上次太陽花運動,學生攻進行政院的判決出來。你很高興說終於有點正義了。這些壞蛋要好好教訓才對。但你回家之後,卻聽到你兒子文信強力替這些人辯護,還罵馬英九、江宜樺。讓你非常生氣。你忍不住,生平第一次出手打他耳光。文信痛聲大哭,喊著「要打給你打死好了!」你更生氣,準備找棍子再打他時,他媽媽小倩拼命拉住你,他姐姐則死命把文信拖出去,然後叫輛計程車載走。至此一個多月,你們父子都沒有見面,也沒通電話。你知道文信被放在他大姊家,也非常想他,就是放不下臉,說不出口叫他回來。

反服貿民眾和學生103年3月23日闖入行政院,高喊「占領行政院」,「退回服貿」;部分學生和民眾在行政院後門靜坐。(照片來源:中央社)

你到我家來,講了很多你內心的痛苦。罵現在年輕人多麼不懂事、社會多亂。從蔣經國總統掌權時,社會多和諧,罵到民進黨造成今天的社會亂象,批評選總統到蔡英文推動同婚的錯誤政策。你一邊講一邊哭,然後把我庫存的啤酒全部喝光。以往你到我這裡來罵時局,雖然怒氣張揚,非常憤恨,但從沒有哭過。我知道你的哭是你打了你的心肝寶貝。生了四個女兒,終於等到他降生。不要說你高興,你爸爸更是高興。他說:臨進棺材前,終於等到孫子。我家有後了。在他眼中,孫女都不算後代。外孫也一樣。

建國,我知道你的痛苦,這不是你的錯,也不是文信的錯,是這個社會給你太多的包容。我們高中同班三年。高一時,中美斷交。只聽著你們那一票人高聲說著:斷交好事,早就應該斷交了。我們好幾次能夠反攻大陸,都是被老美用協防條約綁住,不能動彈。斷交之後,就可以自由行動,反攻大陸!你們的意氣風發,與學校對面的美國在台辦事處,一群人大排長龍在趕辦赴美簽證,形成強烈對比。

隔年,發生高雄美麗島事件。電視不斷播放警察被打的流血畫面,媒體一面倒的說要嚴懲黃信介為首的暴力份子,尤老師在台上口沫橫飛的罵著美麗島雜誌社那些「有心份子」。你們則在諷刺那些人如何勾結共匪、美國,意圖推翻政府。「但政府一強硬,他們卻只敢抱頭鼠竄」。譏笑沒有被政府抓到的施明德,是多麼無膽、投機,畫在海報上的施明德是如何的獐頭鼠目,一臉賊相。這是你們連續好幾天的談論重心。再後來,蔣經國宣布恢復「自由地區中央民意代表選舉」,你們則大聲痛喝蔣經國軟弱,不像蔣中正那麼果決、英明。

照片取自:維基百科

你知道這段時間的我和阿霖,怎麼過的嗎?為了合群,也為了不被認為同情黨外人士,我們時而沉默的忍受你們的言論,必要時會附和你們幾句,也罵罵高雄暴力份子。雖是無奈卻是自保。但只要上體育課,我和阿霖都會偷偷的交換政局的看法。我們對康寧祥要再次參與立委選舉,延續民主香火感到高興,為周清玉在台北市選國大代表興奮不已。知道當時選台北市議員的謝長廷如何鑽法律漏洞,跑到陳水扁的競選場合替陳水扁助長聲勢而大讚「賊的好」!然而這些都不能在你們面前表現出來。

考上大學後,我們各自揚翼。雖還是聯繫,但以往加諸在我們身上的緊張壓力逐漸鬆緩。國民黨贏了,聽你們在高聲喧鬧,我們則一旁看著,內心淌血。黨外、民進黨勝了,我們只敢講一句「可惜國民黨輸了」,然後聽你們在痛罵黨外、民進黨。李登輝掌權後,你們還多罵一個李登輝,然後對新國民黨連線、新黨,投注無限的關心與期待。後來兩岸開放經貿,你們頻頻往來兩岸經商。你們口中的共匪已經不再提了,取而代之的是江主席、習主席、陳書記。以往你尊稱的先總統蔣公、蔣總統經國先生,現在都變成老蔣、小蔣了。上一次同學會擴大聚餐,我不小心說了共匪二字,還被你的好搭檔章台生說:請不要說共匪。

我很清楚,幾十年來,你及你們那一票人,都站在「歷史正確的一方」。不僅戒嚴時期,你們站在國民黨那邊罵黨外、民進黨而不怕被關。就算在解嚴之後,你們可以在民進黨敗選時大罵民進黨,在民進黨勝選時也可以大罵民進黨。但你知道嗎?我們在民進黨大勝時不敢慶祝,在民進黨大敗時,更怕被國民黨清算。2008年馬英九勝選,我許多網路上綠軍好友,紛紛停筆,甚至走避海外。投稿貼文的台派網站經營者,甚至為了保護寫手,還將主機移到海外,以策安全。

這種不對等關係在台灣已經行之多年。我們也不以為意。向獨裁政權爭取民主自由的人,本來就要有這個覺悟。我們爭的這個民主自由是適用於全體國民。爭贏了,就是要允許擁護獨裁的朋友罵我們,爭失敗了,就要讓獨裁政權找我們麻煩。你的前半生,就是不論政治輸贏都可以放言高論。這是臺灣民主運動一路走來,給他的反對者的權力。

但當民主運動挫敗時,你們可有替參與民主運動,你們的「反對者」爭取和你們一樣的言論空間嗎?郝柏村以台獨案抓清大學生時,我把在台大對面那輛專賣台派、大陸書籍的車子,所買來的「台灣獨立建國的展望」、「中國資本主義的萌芽」(兩冊)、「中國資本主義發展史」連夜拿去燒掉。你可以想像那種內心的恐懼嗎?

從事民主運動的歷史,就是參與者的辛酸血淚史。我們的驚恐與不安,現在回想,留下一絲苦笑。

你及立場和你一樣的人,都是立場優勢而享有特權。你姐姐的大女兒,能讀北京大學,是因為他成績好?還是因為你姊夫早期跑到中國,讓中國優惠進北京大學?你現在在中國享特權做生意,是因為你是中國政府管轄下的中國人?還是中國政府管不(太)到的(中華民國)臺灣人?你姊夫那家大企業之所以沒有被「國進民退」,是因為他能力強?還是他擁有中華人民共和國以外的國籍?你們都是「站在歷史正確的一方」,所以沒事。

你不要怪文信支持太陽花運動,甚至文信跑去高雄挺罷韓,你也不要覺得怎麼樣。他和你一樣,要站在歷史正確的一方。

當中國「唐山過臺灣」,他就像你在中國接觸的中國人一樣,被中國政府指使壓迫。被層層管制而必須把好學校的名額,讓給不是中國人的人。賺錢做生意要通過層層卡關,就算賺錢,也要防備地方政府來卡油,乃至沒收。

反之,臺灣越民主,中國管臺灣的成本越高,越不想動手。臺灣不屬於中國,台海問題就是國際問題,國際就有理由介入。至於你上次哭著跟我講,「臺灣若獨立,我們就不是中國人!」你年輕時都跑去美國坐移民監了,現在還在想這個?

文信現在要做的,就是讓臺灣變的更民主,讓「共匪」,且容我講這個你們不喜歡聽的名詞,越難管,越不想進攻我們「反共復國的基地」。

施行民主自由,讓台灣成為「三民主義的模範省」。

只要不被中國管,就可能可以享有特權。過去幾十年的你,就是這樣。未來數十年的他,也要是這樣。

至於韓國瑜那套走中聯辦,危害臺灣利益的調調,你們那一票人也不屑,我也不屑。

高雄市長韓國瑜(左)2019年3月拜會香港中聯辦主任王志民(右)

你上次跟我問罷韓的事情,我支支吾吾。現在,我真的跟你說,讓韓國瑜卸下高雄市長還是對國民黨,也是對韓粉最好的方式。只要國民黨、統派的人執政,不管是中央政府或地方政府,就會被中國要求給實質利益,然後國民黨「捍衛中華民國」的招牌就被搓破。馬英九是這樣,韓國瑜也是如此。只有當他們是「強有力」的在野黨,可以喊喊,卻不負責拿出東西來,共產黨就會給他們的利益「又強又有力」。韓粉也是這樣。你看韓國瑜當高雄市長,做的「零零落落」,不是讓「韓國瑜神話」破功了嗎?拼命要執政是可以說,不可以做。努力要在野是可以做,不可以說。

生活副刊


台灣新聞
社區新聞
美國新聞
國際新聞
中國新聞
財經新聞
體育新聞
科技新聞
評論專欄
健康新聞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