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給好友

首頁 > 台灣e名叫台灣


台灣人何時才能擁有自己的國家




台灣人試圖建立自己的國家是始於清朝將台灣割讓給日本之後、不願受日本統治的清國官僚為中心所建的「台灣民主國」。然而這種心態仍以「大中國主義」為中心、因反對外族統治而建國的根基不是出於愛台灣、在整體台灣意識尚未形成之前的建國也正如建立在沙灘上的城堡。而事實上、在日軍登陸台灣之後、「台灣民主國」的建國主要人物馬上逃回中國、「台灣民主國」的壽命沒有幾天。這說明了台灣能否擁有屬於自己的國家的前提是「台灣意識」是否存在、台灣人建國的意志是否堅固。

  台灣內部有些似是而非的論調、動則以「破壞兩岸關係」「國際情勢不容台灣獨立」「台灣獨立會引發戰爭」等論調來反對台灣建立自己的國家。因恐怕破壞兩岸關係或引發與中國戰爭的反對理由可以說最為荒謬。中國是什麼國家?中國以什麼眼光看台灣?台灣人似乎從不曾認真地思考過。台灣人的思考模式正如同怕凶殘的惡霸生氣而不敢逃開、也不敢建立防衛自己的要塞、甚至不敢說出自己的財產及家庭是自己的一樣。而如果認為這麼一來惡霸就會高興而不再攻擊我們的話、那也未免太天真了。

  以「國際情勢不容」來反對台灣獨立看似成熟、其實幼稚而可笑。國際情勢之容與不容是看國際間各個國家的利益為基準、並非以台灣人的利益及生命安全保障為基準。包括中國的任何國家沒有任何資格剝奪台灣人建立自己國家的權利。台灣人建國的權利等於台灣人的生存權、毫無他國置喙的餘地。「國際」不是為了台灣而存在、而同樣地台灣也不是為了「國際」而存在。世界上每一個國家都有自國特別的立場與利益、而當自國的利益與他國的利益有衝突之時、只有透過外交手段去解決、不是一開始就先放棄自國的利益去屈從他國的利益。而如果影響及自國的生存權時、則沒有任何妥協的餘地、只有盡全力保衛自國。此時連交涉也不用、甚至必須表現出不惜一戰之決心來讓對方卻步。台灣建國與否的基準不是由中國、美國或任何國際間的大小國家來決定、國際情勢容與不容不是建國與否的必要考量、建國與否的考量只在於台灣人的決心是不是堅實而已。

  台灣人建國的一個相當重要的觀念轉換、是台灣人必須理解自己與中國人既不同文也不同種之事實。台灣人絕大多數是台灣原住民的子孫、與中國人毫不同種、這點在第十章已敘述過不再重覆。此外、台灣文化與中國文化是完全相異的文化也該是一個重要的認知。統派人士常以「媽祖也是中國來的」來迷惑信仰篤厚的台灣人。「媽祖信仰」在台灣的民間信仰之中、的確是個相當有影響力的信仰。而事實上「媽祖信仰」不僅在台灣及中國南部沿海地區有、在越南及日本九州地區都有此信仰、只不過日本稱之為「天妃」而己。按照統派的說法、是不是也要把越南及日本統一起來。如本書前述、台灣原住民屬「馬來波利尼西」種之海洋民族、其開放、樂天、和善之海洋民族特性與文化與中國封閉、仇恨心強、陰暗的大陸文化完全不同。再則台灣在十六世紀時即為海上貿易據點、接受西方文明極早、日治時期五十年間、又實際體驗由日本傳過來的現代西方文明、可以說數千年以來就一直是與中國文化不相干而獨立發展的海洋文化。中國文化頂多只能說是台灣多元文化中的一部分而已、台灣與中國的文化絕對無法劃上一個等號。

  台灣之所以到目前還無法脫離「中國」的亡靈建立屬於自己國家的理由、就在於台灣人本身還沒有形成「台灣民族意識」、所以建國的意願不強、也沒有為祖國台灣犧牲之覺悟。而之所以無法形成「台灣民族意識」的理由、也正是台灣人認為自己是中國人的子孫與現在的中國人是同文同種的錯誤歷史觀所致。台灣必須加強宣導我們不是中國人的子孫、而是台灣原住民子孫的事實。同時我們也必須以自己己擁有數千年的「海洋文化」為榮、我們必須對自己的文化有自信、不須去依附本來就與我們無關的「中華文化」。如此、台灣才能以「台灣民族」為中心、建立一個混血多元的「海洋國家•台灣」。

  如我們能有強烈的「台灣意識」、台灣的建國其實只是技術性的問題而已。筆者相信有了建國的強烈意志之後、任何技術上的問題都是可以在短時間內解決的。如前所述、陳水扁總統在2002年8月3日的世台會中、已明確指出「台灣中國、一邊一國」。這是台灣的元首最明確地指出台灣與中國間關係的宣示。有了這個宣示之後、剩下來的只是把台灣內部與此宣示有矛盾的體制、法令、名稱等改正、改正為符合此宣示並與事實吻合即可。而這些不管統派如何咆哮攪亂、要應付這些都不過是政治上的技術小節而已。台灣人真的有決心的話、這些困難不算什麼、以台灣人柔軟的頭腦與海洋民族的智慧、是可以解決的。

  台灣事實上要成為一個國家的要件雖不完全、但多數己具備。台灣有領土、人民、主權並且有一個有效統治其人民的政府。而台灣還沒有成一個真正主權國家的地方就在於台灣的領土主權與他國•中國重覆、同時台灣又繼承了一個在中國建立的體制與名稱「中華民國」。以上這兩點、讓台灣在法理上成為他國的一部分、也因而沒有辨法得到國際社會的承認、成為一個真正的主權獨立國家。為此、我們的方向就應放在「正名」與「制憲」之上。

  「正名運動」的目的就是要將目前不符現狀又無法在國際社會使用的國名「中華民國」改為「台灣國」或「台灣共和國」。然後再以新與國家「台灣國」的名義申請加入聯合國並參加國際舞台的活動、同時我們也必須在改名為「台灣」的同時、向全世界發布消息並以善意邀請包括中國的世界各國與台灣建交。而那時至少與「中華民國」已經有邦交的二十八個小國沒有理由拒絕、對他們而言台灣叫一個全世界都不知道的「中華民國」都可以了、叫一個更響亮而名符其實的「台灣國」對他們而言只有正面而沒有負面的效果。而那時也會有更多的國家知道、「台灣」原來不是如中國所宣傳「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而樂意與台灣建交。不要以為中國在國際社會上的影響力有那麼大、大到所有的國家都必須買中國的帳。「中國的反對」、我們可以預料、但不需誇大其實力及影響力。之所以現在世界各國看中國的眼色不敢明言支持台灣在國際舞台上活動的最大理由、就是以「中華民國」為國名的台灣自認為是「中國的一部分」、如此在別人也懶得去干涉「中國的家務事」。換句話說、台灣無法在國際舞台上立足、純是自稱「中華民國」所作的虐、實在無法怪國際社會的冷淡。而一旦我們自己有勇氣擺脫掉「中華民
國」的亡靈、我們將得到許多國際上正義之士的喝采、雖然困難、而我們也卻將一步一步地走上國際舞台。

  當然要正名為「台灣國」或「台灣共和國」時、附合中國的統派一定又又會高喊、「中國會打過來」「台海會發生戰爭」、甚至有人會說「美國會反對」「美國會生氣而不保護台灣」。這些說法不可否認在台灣是有一定的市場、因為台灣的確還沒有形成「台灣民族意識」、台灣蔓延著「屬國意識」、只能做大國的臣下、而不知道如何當自己的主人。「中國開打」「美國生氣」的說法、說清楚就是標準的「奴隸心態」、只要有得吃穿、可能讓主子生氣的事什麼不敢做。中國會不會打台灣不是看台灣是不是改國名、或台灣有沒有刺激中國、只看中國有沒有能力打下台灣而已。這個理由就好像強盜是不是搶掠善良人家的財物、不是看一般善良百姓有沒有因為保衛自己而刺激了強盜、而是看強盜有沒有自信得逞。中國這個強盜不會因為台灣不改國名不制定憲法就不蠢動、這只要看中國在2000年發表的「台灣白皮書」就知道。「台灣白皮書」上增列了「台灣拒絕統一就動武」一項、這種霸王硬上弓的態度就是、反正老子高興打就打、誰能管得住我。台灣如能為維護自己的尊嚴、展現勇氣與決心、反而會贏得全世界的的尊敬而對台灣更有安全保障。台灣如果為了偏安而對惡勢力妥協、那麼台灣將被國際社會更看不起、同時也將喪失來自國際的正義支援。這點我們只要看看香港的例子就知道、無庸筆者再多解釋。

  台灣在國名為「台灣國」之前、還有一個動作可以向全世界宣示我們的決心及「台灣中國、一邊一國」的事實、那就是以「台灣」之名義申請加入聯合國。過去台灣政府嘗試了多次以「中華民國」名義「重返」聯合國、每一次都被拒於門外。因為、這本來就是行不通的做法、當然被拒於聯合國大門之外。「中華民國」的席位在聯合國仍然存在、只是被中國的正統政府「中華人民共和國」所繼承而己。台灣以「中華民國」的名義申請「重返」聯合國、豈不是意味著台灣才代表中國、而且要把正統的「中國」驅遂出去。這種在道理上講不通、在實際上又不可行、不自量力的蠢事、外交部居然正經其事地連續做了多年。這讓我們不得不懷疑外交部官僚的腦中裝的是什麼?或者他們只是做個樣子騙騙台灣人民而已。

  當然、筆者並不認為只要以「台灣」新生國家的名義申請就可以立刻為聯合國所接受而成為會員國、或可以因此馬上進入國際舞台。同時筆者也不認為聯合國是一個真正有公義的組織、反而筆者認為聯合國的組織相當變形而且不公不義、責任與義務之分配完全不成比例。所謂戰勝國、美英法中俄所構成的安全保障委員會常任理事國擁有的否決權也不合理又不公平、此次美國發動的伊拉克戰爭前後的變化、更可看出聯合國的限界。但這些都不能否定聯合國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國際組織、聯合國本身就是國際舞台的象徵。台灣以新生國家「台灣」的名義申請加入聯合國的動作本身、就表示台灣有宣示與中國是「一邊一國」的勇氣和決心。不管聯合國的反應如何、台灣申請加入聯合國的舉動就足以向全世界宣示「台灣是一個不同於中國的主權獨立的國家」。聯合國當然很可能繼續在中國的壓力之下排拒台灣的加入、但這只將更凸顯出聯合國的軟弱不公和逃避現實的一面、無損於台灣對國際社會的訴求。

  台灣不使用所謂的正式國號「中華民國」參加國際活動的例子比比皆是、奧運的「中華台北」也好、WTO的「台澎金馬地區」也好、各國駐外公館的「台北經濟文化代表處」「亞東關係協會」「孫逸仙文化中心」等等也好、五花八門不勝枚舉、而其中就是沒有「台灣」兩字。這其中顯示出國民黨政權下的官僚眼中完全沒有「台灣」、而此外交官僚心態的毒害卻是使台灣消失於國際舞台。實際上、我們在現階段不需要改國號、也不需要制憲、只要在合理適當的行政作業下、就已經可堂堂地以「台灣」的名義申請加入聯合國、不管別人認為「台灣」是個「國家」還是個「地區」。

  當然、台灣要成為一個真正主權獨立的國家、制定一部屬於台灣的憲法是絕對不可或缺的。要知道在1912年成立的「中華民國」對當時的台灣而言只是「外國」而已、然而適用於「中華民國」的外國憲法何以現在卻強加在台灣身上、台灣可以說還不曾真正擁有過一部屬於自己的憲法。而不管正名國名為「台灣」也好、界定領土範圍使其明確化也好、我們都必須制憲、而這個工作只有台灣人自己來做、無法推給任何人。

  制憲的工程浩大、影響深遠、我們實在無法期待目前已成為台灣最大亂象之一的立法院來完成此使命。立法院已成為一個滿足個人或特定利益團體野心與欲望的黑暗地帶、是目前台灣最沒有道德、智慧、良心與勇氣的下流地帶、我們不能安心地將神聖的制憲使命交給這群豬仔議員們。因此、要制憲只有一條路、就是「公投制憲」。台灣現行的法制通通是「中華民國」體制下的產物、要依賴「中華民國」體制下的法律程序來終結「中華民國」體制、是一件完全不可能的事。因此、我們只有透過所有台灣人的力量以「公民投票」來顯現台灣人的意志、以「公民投票」為我們最大的武器來推動「正名」與「制憲」。

  統派說「公民投票沒有法源、所以台灣不可以辦」、或必須制定「公投法」之後才可以實施公投、也有人說「公投必須限定在民生議題」。這些論調只有一個目的、那就是「阻止公投」或把公投弄得不像公投。要知道、公投是直接由所有的公民來決定自己的前途、在人民當家做主的今日、公投才是民主國家最具權威、體現人民真正意志的方法。公投就是因為現行法律無法反映社會的需要、才出現的回歸主權在民的崇高行為。國民的意志高於一切、公投豈需要什麼法源?我們又如何能期待在中華民國體制下的豬仔議員及官僚們制定出一部像樣的「公投法」出來?

  此外、中國對台灣的公投表現出非常神經質的態度、中國甚至利用美國需要中國協助解決北韓核子武器開發問題之機會、向美國施壓要求美國制止台灣公投。從中國害怕台灣舉辨公投的態度我們就可看出公投的威力及公投對台灣前途的必要性。

  筆者要再次強調、台灣要成為一個有尊嚴又受國際社會敬重的國家、「正名」與「制憲」是台灣人絕對必須通過的關口、也是我們對母親台灣負責的使命。「正名」與「制憲」只有透過「公投」來完成。「公投」才是斬除一切不適合台灣體制、讓台灣成為一個新生國家最強力而有效的武器。在時機上、筆者認為台灣必須在2007年之前完成制憲的程序、讓台灣成為一個名符其實的新生國家。

  何以是2007年、理由很簡單、因為2008年奧運將在中國舉行、在那之前中國要對台灣做任何強烈的粗野舉動、都將會損及奧運的成功。此外、奧運時中國將會利用機會大大地宣揚其中華民族主義、煽動台灣內部原已存在的大中國意識、那時台灣因心理崩盤而被中國併吞的危險性也將會大增、台灣必須在中國舉辨奧運之前明確定位自己、如此才能真正保住台灣。而要在2007年之前制憲、所剩時間無多、我們也必須有個明確的時間表及進度表。

  2003年9月6日、台灣正名運動時的模擬公投、以台灣之名義申請加入聯合國就是「2007年建國運動」的第一步。其後2004年3月20日的總統選舉戰則是明明確確的「台灣中國、一邊一國」之戰。而配合總統選舉所舉行的「以台灣名義加入WHO公投」「核四公投」「立法院改造公投」則是讓台灣人民第一次體驗到什麼是「當家做主」、也讓台灣人民意識「台灣的前途可以由台灣人民決定」。2004年的總統選舉之後的課題則是如何大刀闊斧地斬除中華民國體制、2004年底的國會選舉也就是如何終結中華民國體制亡靈的決戰。接下來在2007年兩年之間、台灣人的任務只有一個、就是盡全力制定一部完完全全屬於台灣人自己的「台灣憲法」。這個工作關係到每一個台灣人的將來、牽涉到每一行一業、所觸及的層面既深又廣、是一件非常艱難的任務。但是台灣人為了祖宗、為了子孫、沒有逃避此歷史任務之權利、台灣人只有勇敢面對此艱難而浩大的工作、完成制定「台灣憲法」的使命、才對得起我們的母親•台灣、這也才是我們可以留給子孫最寶貴的財產。






 

推薦給好友